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6食人鲳
    大家插科打诨,闹够了,烤小豹子的肉填饱肚子,我就要出去寻找吃的了。之前我杀死的小豹子,肉很多,单一丹她们把当天没有吃完的小豹子肉,用盐全部腌制了,再挂起来风干,可以多保存很长一段时间。

     虽然小豹子的肉肉质细嫩,口感较好,只是,我们需要更多的食物,才能祭奠我们几个人的五脏庙。所以,吃完东西,我就要外出觅食了。

     单一丹提出和我一起出去觅食,顺便采一些草药以备不时之需。王珂和阮秋水也极力表示想跟着我们去。

     有这把手枪和一匣子子弹做倚仗,感觉有底气得多,加上迷彩服男人们暂时不会对我们不利。想来,也可以趁此机会多储备一些食物,万一以后和迷彩服们翻了脸,也有点倚仗。参与觅食的人多,可以有更多的收获,所以我答应了她们的请求。

     这群迷彩服,在这荒岛丛林里神神秘秘的活动,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我可不敢奢望他们真的言而有信,从此都不再和我们作对,毕竟,人都是因利而聚,因利而散的。

     我们对迷彩服们而言,应该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之所以暂时两方相安无事,完全是因为曼丽的关系。

     可是,我和曼丽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心知肚明,所以,我可不敢掉以轻心。

     我们还是得为自己留条后路,多储备些食物、水、药物和动物皮毛,是当前的首要任务。

     三个女人和我一起出门了!我的裤兜里揣着手枪,手里提着匕首,感觉走起路来,腰板都比平常要挺得直。看来,以后有机会,得在迷彩服们那里多弄几只手枪过来,把女人们武装起来。这个团队的战斗力,就能够大大提高了,安全系数也会高很多。

     走进森林,我给单一丹、王珂和阮秋水她们一人砍了一棵木棒,削尖一头,提着自卫。

     单一丹用石头互砸,得到的锋利石块当做工具,挖野菜和草药。大家的齐心协力干活,挖了很多的草药与野菜。放进我们用藤条编织的筐里,竟然得了两个筐那么多。看来收获不小啊。

     今天丛林里的动物们,就像未卜先知似的,竟齐齐的没有来招惹我,我的手枪也没得试试,到底好不好用。

     我们除了采摘草药和野菜,还捡到一些蘑菇,大自然的慷慨馈赠,让我们今晚有口福了。

     我们在森林里看见到很多的干果,主要是野板栗、松果。不要小看这些东西,看着不起眼,拿盐抄一抄,有食物的时候,可以磕着打发时间。缺少食物时,还是可以哄哄自个儿肚子,抵挡一阵子。所以,我们不嫌麻烦,捡了很多,用宽大的树叶包裹起来,放到筐里带走。

     转眼,几个小时过去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得赶在天黑之前回到我们的“家”,不然,夜晚的丛林,有很多未知的危险,无法预见。我还没有自大到以为凭借一支枪,可以纵横热带丛林。

     可是,今天的太阳特别大,火辣辣的照着森林。热带丛林里闷热异常,我们每个人都汗流浃背的,最要命的是,汗液带走身体的水分,口渴的厉害。刚好我们的前面出现一条河,我还没有来得及阻止,女人们就已经放下手里的工具和箩筐,一路小跑到小河边,用水洗脸,洗手,然后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我也只能跟在后面跑过去,仔细的观察这片水域有无潜在的危险。还好,没有发现鳄鱼等大家伙。可是,我并没有觉得心安,总觉得有点怪怪的,是哪里不太对劲,又说不上来。

     “好凉快”王珂感叹了一下,竟然提议:“我们到河里洗个澡吧,今天热死了,我现在都要被自己的臭味熏死了。”

     女人们都爱干净,现在汗流浃背的,能够得洗澡,当然都举手赞成,我本来是反对的,不料王珂一下就把我的话堵死了:“反对无效,少数服从多数。再说,我们女人洗澡,也没你什么事,你就在一边当保安吧!”

     说完,就“噗通”一声,和衣跳进水里。软秋水和一丹也下了水,我被要求背对着小河,以免偷看。

     当然,女人们都没有脱衣服,本来也没有什么可看的。我干脆走到一棵树下,背靠着树干,闭目养神。

     想着刚刚在河边,见这河里的那些鱼还不错。这条河的河水清澈见底,可以看见一群一群的鱼儿在里面游来游去,这些鱼儿体长一般三十公分左右,体呈卵圆形、侧扁、体呈灰绿色、背部为墨绿色、腹部为艳红色。

     “这些鱼儿长得真是匀称啊”,我暗暗感叹。这些鱼儿,总觉得比较面熟,好像叫什么来着,想了半天没有想起来。

     就在我准备放弃想这些鱼儿的名字,转而思考一会儿怎么用箩筐抓一些回去,晚上熬鱼汤喝。

     “食人鲳,天啦,是食人鲳。”我突然记起这些鱼儿的名字,难怪,这条河里除了这种鱼类,其余的种类一条没有看见。食人鲳是一种食人鱼,它们的头骨比较坚硬,牙齿异常锋利,下颚发达有刺。喜食肉类。

     糟了,女人们有麻烦了。

     我从地上一跃而起,一边朝着河边跑,一边喊:“你们不要洗了,快上岸,河里有食人鱼。”

     可是,这几人女人正在尽情的玩水,嬉戏,根本听不见我的喊叫。

     正在这时,“啊,救命啦!”的尖叫传来,只见软秋水在水里大喊大叫起来。

     我已经跑到河边,赶快指挥女人们:“快往岸上游,河里的是食人鲳,”

     我的话音一落,几个女人的尖叫声、呼救声此起彼伏,不断传来。

     女人们在水里划着、扑腾着。

     王珂和单一丹已经上岸。软秋水的脚似乎受伤了,扑腾半天,都没能划到岸上来。我只能一跃跳进水里,迅速游到软秋水的身边,一只手拦腰抱着她,一只手使劲往回划,不一会儿,就划到了岸边,上岸时,仍然有大群大群的食人鲳朝我们围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