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7赌约兑现
    软秋水的脚只是抽筋,刚刚在水里扑腾,动静很大,这些鱼儿没呢成功下口,咬伤她,真是幸运。

     我看着还在河岸边看着我们,不肯离去的食人鲳们。灵机一动,对着还心有余悸的女人们兴奋地说道:“女士们,今晚,你们不介意我们请你们吃食人鱼大餐吧!”

     “你疯了,那可是食人鲳,你要下河抓鱼?我反对。”软秋水立马第一个反对,当然,她们的反应我就已经早就预料到了。

     “谁说抓鱼一定要下河的,我就在岸上抓。”

     我得意的一笑,把刚刚放在河边的箩筐腾空一只,站在岸边,朝着水里一抛,一只反应较慢的食人鲳就被我抓进箩筐里了。可是,其余的食人鲳都被这突然的变故吓跑了,纷纷四处游走,要在抓住它们,就很难了。

     “你就准备用这么一条食人鲳,做出食人鱼大餐?”王珂故意打击我,女人们都哄笑起来。

     “这,只是鱼饵,你们的晚餐,还在河里”我故作神秘。

     “吹吧你。好奇宝宝想采访你一下,徐东来先生,你的肺活量到底是多大?能吹这么大的牛。”王珂的话再次让女人们大笑起来。

     “要不,阿珂,我们两个打个赌,如果我今天抓得到五十条鱼,你今晚归我,我想怎么使唤就这么使唤。要是我一条都抓不到,我今晚归你,你想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有没有胆量赌一把。”我闪着狡黠的眼光,很有深意的看着王珂。

     “赌就赌,不过刚刚这一条不算。还有,这么好吃的鱼,五十条怎么够吃,我们还要做腌鱼呢,一百条,敢不敢赌。”王珂绯红着小脸,一副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样子。

     “成交。”

     我把刚刚抓上来的那条食人鲳用匕首划开肚子,这条食人鲳在箩筐里面跳的噼噼啪啪,不知是因为缺水,还是因为疼痛,我用草塞进它的嘴巴,避免它咬坏我的箩筐,就这样把装着血淋淋食人鲳的箩筐放进小河里,箩筐稍稍倾斜。

     做完这一切,我后退几步,站在岸边,抱着手守株待兔。

     王珂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我放在河里的箩筐,那条食人鲳流出的血已经开始把箩筐里的水染红了,怀疑的问我:“你就准备这样抓鱼?你不会想让食人鲳自己游进箩筐吧?”

     “不然呢,你以为我要挽起裤管,自己下河抓鱼吗?你以为我笨啊,我要现在下河去,指不定是鱼抓我还是我抓鱼呢。”我坏笑的看着王珂,继续道:“阿珂不会是怕输,担心我抓到鱼吧?”

     “懒得理你,抓你的鱼去吧。”

     等了一会儿,只见箩筐里的那条食人鲳在不断挣扎的过程中,身上的血不断把四周的河水染红。

     那些已经四处游走了的食人鲳们,嗅着血腥味,又重新朝着箩筐处拢,围观了一下,终于没能经受住诱惑,性急一些的食人鲳游进箩筐里,开始撕咬自己的那条濒临死亡的同伴的尸体。

     看着这些食人鲳吃自己的同伴都如此凶残,女人们倒吸一口凉气,纷纷表示后怕。

     箩筐里的食人鲳越来越多,它们吃着自己的同伴的尸体,完全失去了警觉性。我几大步走过去,迅速提起箩筐。哇哦,收获不错,足足有八九条食人鲳被抓住。

     我用匕首砍了一棵筷子粗细的木棍,削尖一边的末端,用它把这些食人鲳从嘴巴里串起来。这些被挂在木棒上的食人鲳还在不断扭动着自己的尸体,作垂死的挣扎。

     这就是丛林法则,前一刻,它们还在围攻我的队友们,想要把她们变成自己的晚餐,这一刻,我把它们串成一串,等着下锅,成为我们的晚餐。弱肉强食,亘古不变。

     女人们都被我的聪明才智所折服,纷纷加入我捕鱼的工作中来。王珂也不计较和我的赌约,也嚷嚷着要帮忙。

     四个人齐心协力,分工合作,很快就抓了几十串鱼那么多,看着这些密密麻麻的串在木棍上的食人鲳,我们的口水都要掉下来了。今晚,注定是一个愉快的夜晚,美食,将会给我的生活增添很多乐趣。

     我们满载而归,负荷实在太重。等到终于把我们的战利品都搬回平台上,我们四个一屁股坐在石墩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可是我们还不能休息太久,我们的工作还多得很。接下来,处理这些食人鲳就是重头戏。

     我一条一条的把它们的肚子剖开,处理好内脏后,交给软秋水清洗,单一丹负责腌制,并把它们一条一条的挂在我做的架子上晾晒。

     王珂则负责做我们的晚饭。当大家的工作全部都完成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王珂熬制的蘑菇鱼汤传来浓浓的香味,刺激着我们的味蕾,馋的我们一个劲的咽口水,感觉肚子更加的饿了。除了熬制鱼汤,王珂还烤了几条鱼,这顿晚餐,我们吃的肚子滚圆,才肯停下来。

     吃饱喝足后,我们把今天采的草药做了分类,放在平台上的岩石上晾着,等晾干了,才能分类包装收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终于可以休息了。大家围着篝火,兴奋的聊着天,回味着今天的食人鲳给我们带来的惊吓和美食,感叹大自然的神奇。

     聊着聊着,就聊到我和王珂的赌约上来了。

     我冲着坐在我的对面的王珂招招手,挤眉弄眼的说:“过来,阿珂,坐到我的身边来。”

     王珂没好气地说:“懒得理你。”

     “哦。买噶,你不会是要赖账吧?我的心脏,受不了啦。”我故意夸张的双手捂住胸口,一副受伤的样子。

     “切,我还没有没品到要赖你的账。”王珂故作不屑。

     “那么,你是准备履行赌约了。爽快,阿珂,愿赌服输。今晚,你归我。”我冲她竖起大拇指,眼睛不怀好意的眨呀眨,配上坏坏的笑容。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们的赌约,我并没有输,为什么今晚我要归你?”王珂的眼神闪着阴谋得逞的味道,我怎么觉得自己受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