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3我从来不上公交车
    这个歇斯底里的女人,看来已经疯了......

     看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个女人,当初我们和李俊熙他们分道扬镳时,她看见李俊熙一伙的男人多,以为跟着他们,安全系数高点,毅然选择跟着他们那个团队;

     后来,成为李俊熙他们的帮凶,抢劫我们的物资,抢走我们的小窝棚;

     帮助李俊熙他们看守被李俊熙他们抓走的单一丹;李俊熙失踪了,我不计前嫌,传授她们野外生存的技能,她不但不知道感恩,还想借刀杀人,她——太看不清楚眼前的形势了。

     这个男人,都自身难保了,还有能力护着她,甚至帮她杀人,真是可悲、可叹、可笑......

     亏我之前还想着怎么救下她,怎么安置她,现在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对于这样狼心狗肺的狗东西,再也没有必要为她伤脑筋了。

     死——已经是她最好的归宿......

     只是,一个已经必死的人,逗一逗,还是可以给自己带来一些乐趣的。与人斗,其乐无穷嘛。

     “只是可笑,你说我杀人,那么,你有证据吗?”我愤怒的说道,倒有点像被人揭穿后恼羞成怒,这更激怒这个愚蠢的东西。

     她咆哮着:“你把他们带去丛林,他们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而你却好好地,你敢说,他们的死和你没有关系?”

     说得好,这应该是这个蠢货唯一次做出的正确判断,她的男队友们的死和的确我有关.....

     即便是这样,她又能赖我何?

     “这么说,你是猜测喽,啧啧,你这样含血喷人,我真的生气了,我一生气,后果很严重的,说不定,嘭,的一声,就把你们杀了灭口呢!”说着,拉开手里的抢的保险,并且手枪口,在眼前的这对男女之间游走,食指扣住扳机,只要轻轻一动,我敢保证,他们立马就会脑浆迸裂......

     “不要开枪,兄弟,别听这个贱人的,她什么都不懂,她,她就是一个疯子。”面前的这个迷彩服男人真的很怕死,在生死面前,早已经忘记和这个女人的山盟海誓了。

     说完,走到女人的面前:“啪”,就是一巴掌甩过去,“贱人,不要乱说话,冤枉好人,这位兄弟一看就是正人君子,怎么会做杀人放火的事情。你要是再乱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不自重的女人,就是这样的下场,被人利用完,就像扔破布一样被扔掉......

     这一巴掌和一顿臭骂,终于使眼前的女人看清楚了现实,她瘫坐在地上,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你才是疯了,你这个没良心的臭东西,需要老娘时,百般讨好,现在遇到对手了,连个屁都不敢放,你——根本不是徐东来得的对手。”说完,这个疯女人像头疯狗一样向那个迷彩服男人冲过去,迎接她的,又是一阵啪啪的耳光。

     这迷彩服男人真的是个奇葩,之前还在这个地道里和这个女人亲密的啪啪啪,现在又狗咬狗,啪啪啪的扇这个女人的耳光,果然马克思说的是对的,事物都是变化的,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算了,看在以前我们的情分上,如果你愿意,就回到我的身边吧.”我对这个女人说道,还故意把情分两个字咬得比较重。

     这个女人一听我这样说,立马爬起来,快步向我走来,赤裸的上身,一对小山峰不停地山下波动......

     她一走到我的身边,立马伸手挽住我的胳膊,故意让自己的波峰在我的手臂上蹭来蹭去,我忍住心里的恶心,故意做出很享受的表情,幸灾乐祸的看着眼前这个暴怒的男人。

     而这个女人,以为已经成功勾引到我,一副嘚瑟的表情看着迷彩服男人,似乎在炫耀自己的资本。

     我们两个人的连番挑衅,终于使得这个身穿迷彩服的男人,忍无可忍,忽地向我猛扑过来,好巧不巧,正撞在我刚刚从裤兜里摸出的匕首上,匕首直入他的身体,我的手顺势在他的身体里左右转动,等我拔出匕首时,血就像打开的水枪,汹涌的喷射而出,幸好我闪得快,没有溅到我的身上......

     他终于不甘地倒下,眼珠子瞪得老大,一看就是死不瞑目啊。

     “他死了,你不伤心吗?”我看着这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冷冷地说道。

     “他本来就该死,这个作恶多端的畜生,死有余辜,对了,东来,你准备带我去哪里住?”说着,就向想我的面前扑来,我抬起腿,一下踢到她的胸口上,她一下向后倒去,她胸前的一只胸器上清晰地脚印很是醒目。

     倒在地上的她一脸的不可思议,显然对我没有被迷惑的现实表示不甘心,看来这个女人以为,自己的这个身体就是最好的资本,走到哪里都应该吃得香,可惜,她现在面对的是我,不是那些色令智昏的男人......

     “为什么这么对我?”她不甘心的问我。

     “因为,我从来不上公交车。”我冷漠的回答,毫不回避厌恶的表情。

     “你是什么意思?”

     “当然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好了,我没有时间和你废话了,你的男人已经去了,你就去陪他吧。”

     我一句话,就判了她的死刑。

     “不,他不是我的男人,我不要死,徐东来,你滥杀无辜,就不怕遭报应吗?不......”她最后的话被生生卡住,倒地死去,我把插在她胸前的匕首抽出,檫干上面的血迹,放回裤兜里......

     游戏结束了,我,不会让任何威胁我和我的女人们安全的人存在......

     把两个人的尸体拖入一间倒塌严重的房间,关上房间门就算完事,我可没有兴趣掩埋他们,反正这里也是地底下,就地弃尸也不违背入土为安的原则。

     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地道里再次传来异响......

     草泥马,还让不让人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