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案子
    看完了案发现场,詹姆斯赶紧去了沃克那边,他必须要向沃克询问关于案件的事情。

     沃克现在正在询问一个女人,詹姆斯赶紧上去,因为詹姆斯知道,那肯定是与案件有关系的人。

     刚走近沃克的旁边,就听见沃克再问道“是你第一个发现尸体的吗?”接着,对面那女人就开口了,“没错,是我第一个发现的。”说话的女人岁数明显偏大,皮肤已经暗淡无光,不过或许是不服输的心理,这女人穿的衣服确实年轻人的装扮,不过不管怎样,都不能掩盖住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额头间的抬头纹以清晰可见,发间的银丝也是少不了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詹姆斯询问了,旁边的警察,他们告诉詹姆斯,这个人,是死者的妻子。名叫做埃玛。

     “那么,可以请你告知一下当时现场的状况吗?”侦探工作仍在继续,就看见此时埃玛皱着眉头想起来,“我想想,恩,对了,应该是今天早上吧,我在饭馆中等待,因为我和我丈夫是开餐馆得,看见他一直没来,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因为他偶尔也会晚起,所以我就没在意,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事情不对了。因为平常即使会晚一点到餐馆,可是不可能会那么就,我就去了他的宿舍,想看看他到底在干嘛,因为已经很晚了,所以餐馆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如果不去叫雅各布的话,就会忙不过来。”

     原来,死者的名字叫做雅各布,詹姆斯心想,这件案子应该跟上一件案子有联系才对,毕竟作案手法都那么相似,都是在性侵后把下体塞满东西,上一次,是钢笔,这一次,是厨房用具。看来这个凶手也是现场拿的这些物品。上次是在寝室中,作为一个老师,多米尼克肯定是有很多钢笔的,所以凶手就用了那些东西。而这次的被害者是在厨房,厨房里面的用具是随处可见的,用他们当做那些工具也就不奇怪了。

     詹姆斯的思绪渐渐收回,因为,他面前的埃玛开始讲述案发前的情况了。詹姆斯可以想象,对于一个女性来说,突然看到那种情况,肯定会恶心的吐了才对,想到自己第一次进入多米尼克的案发现场的时候,虽说那时候的尸体已经开始发臭了,但看到那场景或多或少还是有点恶心的。果然正如詹姆斯所料,在埃玛进了死者房间之后,刚开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还大声喊道,“雅各布,你这家伙也太懒了吧,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餐馆都快忙死了,还不快点起来帮忙。”没有人回答,只听见摆钟叮咚叮咚的声音。

     奇怪了,埃玛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不可能到现在还睡的那么死啊,于是埃玛向卧室走去,想看看雅各布这家伙到底在干嘛,卧室在二楼,就听见埃玛一步步踩在楼梯上的脚步声,在整个房子里回响。

     詹姆斯现在都有点同情这个女人了,亲眼看见自己丈夫的尸体,并且还是那么一幅惨状,相信她以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吧。

     “喂喂,雅各布。”埃玛推门而进,可是,映在她眼里的却是空空如也的床,奇怪了,没在家里睡觉,也没有去餐馆,那他到底会去哪呢?埃玛心想,想着,埃玛就走出了卧室,又在二楼四处看了看,这家伙,跑去哪里了,埃玛心想,因为二楼没有人的缘故,埃玛就没有多留,因为店里还忙着,要赶快回去帮忙才行,至于该死的雅各布,,等见到了再和他算账。

     事情就是这么的巧合,在埃玛下楼的是时候,不经意的向厨房瞄了一眼,虽然很快就移开了视线,但埃玛马上就发觉了不对,目光马上又转了回去。没错,刚才那一瞟,让埃玛隐约看见一个人,现在认真看,确实有一个人躺在地上,埃玛急忙跑下楼去,因为他已经认出来了,那是雅各布的衣服。

     “雅各布,你怎么了。”埃玛鞭炮过去便喊道,可是却并没有人回答她,埃玛的心中涌起了强烈的不安。事实证明,她的不安,并非空穴来风。因为,等到埃玛跑到厨房的时候,她发现雅各布全身赤裸,下体被插入了很多的厨房用品,刀叉一类的东西,瞬间,埃玛不能冷静了,大叫了出来“啊啊啊啊啊。”

     我猜的果然没错,詹姆斯心想,他从进来后看见这个女人的时候就猜到了方才尖叫的画面了。

     让人觉得佩服的是,埃玛并没有马上昏厥过去,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看着丈夫发紫的脸,以及下体的状况,埃玛瞬间明白了自己应该做什么,她告诉自己要冷静,现在要怎么做才对,冷静,仔细想想,报警,对,赶紧报警。埃玛慌张的站了起来,朝家里的电话跑去,还好,家里的一楼二楼都装有电话,不然如果要让埃玛跑到二楼去报警,或许是很困难的。

     电话接通,“我这死人了,快来人啊。”刚接通电话,还没等对面的接线员问话,埃玛就急忙说了出来,“快来人啊。”说完这句话,或许是她的精神压力太大了,就晕过去了。

     “喂喂,你好,请问案发地址在哪,喂,喂。。。。。”接线员立马感觉到对面可能出了什么状况,于是赶紧询问主机。刚才那通电话是从哪播出来的。那时候的电话和现在的不一样,他们通过线线相连的方式,将无数的电话线连在一起,而这些都要通过一个中转器,也就是主机了,凭借主机,可以知晓刚才的电话是从哪里打出的。

     主机那的工作人员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马上把地址查出来,然后回复给了接线员,“查出来了,是在洛城小区的509房。”得到确切地址后,马上把情况报告给了上级。所以沃克也就赶紧的领了一批人来到目的地。

     沃克一等警察赶到目的地后,发现门并没有锁,于是就打开门进去,进门就看见了埃玛躺在电话旁边晕倒了,这个女人在报警后,还是受不了那么大的压力晕倒了。

     “赶紧去叫救护车,你们,快,去查看现场。”埃玛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说话,慢慢的,她的意识恢复了,“长官,她醒了。”沃克听到叫声立马过去,此时沃克的神色有些不太好看。这全是他刚才看到的那场景导致的。

     刚进入案发现场,沃克就看见那刺眼的一幕,死者的下体为什么会被插入那么多的刀叉,这为什么会这么像是,沃克心想道。而此时,法医大卫也开始了检查,只听他说,凶手面部发紫,显然是呼吸不足造成的脑冲血,才显得面部发紫,下体有明显的被性侵过的痕迹,至于具体情况,必须要等到回警局做详细的检查才能知道。沃克听着大卫的话,眼皮抖了两下,特别是在听到性侵这两个字的时候。

     “去,派人把詹姆斯找来。”沃克说道,上一件多米尼克的案子这么断了线索,沃克心里面也不舒服,而上一件案子刚好是由詹姆斯负责的,或许可以听听他的想法。沃克这样想到。而在詹姆斯到来之前,现场已经开始了调查工作,检视科的人已经在查看现场有没有指纹留下,其他的人则去了邻居家里,调查一下有没有发生异常。

     没过多久,就到了詹姆斯来的那段了,而刚好此时也就是沃克在询问埃玛的时候。埃玛在醒过来之后情绪一直不是很稳定,在警方的安抚下才稍微变得好些。勉强能配合警方的调查了。

     “埃玛女士,可以请问一下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沃克询问道,埃玛仔细想想后回答道“没有啊,昨天都还好好的啊,我们就在离这里不远处开了个小餐馆,因为后来店里忙所以我就催雅各布快点过来,可是打电话却打不通,因为距离不是特别远,所以我就跑过来叫他,哪知道,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说着,埃玛的神色又有点不对了,可能还在害怕刚才所看到的,确实,任谁看到都会不好受的。

     “埃玛女士,那请问你进来后又挪动过你的先生吗?”沃克问道,“没有啊,当时我看到这我都吓死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过了一会我才反应过来我应该去报警,然后就晕倒了,直到你们过来把我救醒的,你们问这些干嘛?”埃玛感觉十分奇怪,这根这件案子有关吗,“哦,是这样的,埃玛女士,我们必须要确定有没有人碰过你丈夫,这对我们的办案非常有帮助。”埃玛半信半疑,也没有说什么。“那请问一下,你丈夫平时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嘛?”“没有啊,我们开个小餐馆能有什么仇家。”

     詹姆斯站在一旁,想在思考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