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抢劫
    老实说这几天詹姆斯挺无聊的,好像一起违法,或者不被允许的行为,都绕着他和搭档走,去到那里都平安无事,这不是说希望别人犯错,就好像医生想生意好,但不希望别人生病一样,是矛盾的共同体,所以他趁着明天休息的劲头,出来放松一下。

     泡沫翻腾,啤酒似乎想冲出透明的杯子。在这一片区域,这里是比较热闹的一段,有个疑似战斗民族的人,开着一家小酒吧。

     其实这个酒吧虽小,可是房子还不坏,用的材料是白石,中间夹着软石跟三和土,二层楼顶上还有一个阁楼,大门上面横着一根粗大的松木,加上霓虹灯,还像那么回事。

     名字也很普通,如果不是那个闪烁的,疑似女人的霓虹灯,詹姆斯都找不到这里。不管够不够醒目,门框上那张有一张招贴,写着:“上等啤酒!”。

     昏暗似乎是很多酒吧的主题,这里也不例外,以至于很多无赖少年、无聊的青年男女把这个地方作为集会场所。

     “嘿,伙计,这几天在干嘛?”旺杜在吧台前高椅子上坐下,拍了一下詹姆斯的肩膀说道。

     “上班巡逻,回家睡觉!给他来一瓶啤酒!”詹姆斯拍掉旺杜搭在肩膀上的手,边说边告诉酒保自己的需要。

     “嘿嘿!够无聊的啊!”旺杜没有不好意思,很习惯收回自己的手说道。

     “你呢?没有开工?”旺杜的酒上来了,詹姆斯示意了一下他,然后拿起自己的啤酒说道。

     “干杯,为了不让你抓到。”旺杜知道詹姆斯的意思,不过没有在意,毕竟两个人相互的底细还是知道一些的。

     “干杯!我不会手下留情的。”詹姆斯和旺杜碰了碰啤酒瓶,然后说道。

     “啊~大家心照不宣!”旺杜喝了一口啤酒之后,挤眉弄眼的说道。

     “对了,问你个问题。”詹姆斯不是一个喜欢一句话要弄几个弯子才说明白的人,所以趁大家还没有喝多,先了解一下自己需要的问题答案。

     “你问,什么问题?我可以说的一定告诉你哈!”旺杜也不是傻子,只要不伤及自己的利益,不涉及不能讲的秘密,他会告诉对方,可是要是什么要命的信息,这个很难透漏。

     詹姆斯知道,在一个有案底的小偷面前,一个警察一般是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可是他想要知道的并不是关于对方“工作”的东西,可以说私人问题。

     看着旺杜在酒吧四处瞎看,好像没有目标,可是给詹姆斯的感觉像是在评估一些人,于是开口道:“当然不是问你工作上的事情,你最好不要这样看这里的人,因为你面前是一个正直的警察,我是不会允许你胡来的,明白吗?”

     “OK!我就是看看,你想问什么?”旺杜转过身来,与詹姆斯面对面,一脸认真的说道。

     “这就对了,我想问,莎拉是你的女朋友吗?”詹姆斯直视对方的眼睛,不想放过旺杜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

     “不是!”

     “你们是什么关系?”

     “世交!”

     “她是什么身份?”

     “警察!”

     旺杜回答的干脆,表情没有一丝变化,连眨眼睛这样的动作都没有,詹姆斯确信,问题的答案真实有效,没有撒谎的成分在里面。

     看来旺杜也不知道莎拉兼职的事情,也是,这属于个人隐私,按照前面的信息,一个世交,也只能在出事的时候,去警察局捞捞人,还想其他的,就有些过分了。

     “你关系莎拉干嘛?难道…哈哈哈,我懂的,不过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旺杜看詹姆斯在沉思,没有问新的问题,先是不解,然后表情有些怪异的说道。

     “为什么这样说?”显然詹姆斯感兴趣了,所以追问道。

     “哈哈~她呀,看表面是不真实的,你以后多和她接触就知道了,我不想说她坏话,要是让她知道,我估计会死的很难看!”旺杜大笑一声,之后笑脸变得不怎么自然。

     詹姆斯也不追问,毕竟他能从旺杜的信息分析出来,再加上这几天的接触,以及旺杜还在挥动的手可以知道,要么是暴力妞,要么是个变态女。

     “不说了,我就是问问,毕竟是同事了,了解一下,了解一下!来来来,干杯!”

     “干杯!”

     清脆的酒瓶相撞,让这次相会能轻松快活一些,老是纠结一个问题,不管是詹姆斯,还是旺杜,这酒喝的都会索然无味。

     当然旺杜也不知道为什么詹姆斯会问关于莎拉的问题,本着相见恨晚的缘分,他选择相信对方只是好奇,也因为他们的关系才问自己的,所以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今天晚上的聚会,喝酒是詹姆斯的主意,而地点是旺杜定的,所以他们继续闲聊了一阵之后,都各自找适合自己的乐子。

     旺杜有了目标,就离开了吧台,而詹姆斯喝完一瓶啤酒之后,感觉没什么意思了,也不打招呼,自己往门口走去。

     其实旺杜是看着詹姆斯离开的,可是因为他有美女做伴,还管什么其他人。

     詹姆斯并没有喝多少酒,所以酒劲在还没有上来的时候,就挥发掉了,来到停车的地方,也就是马路边,开车门,上车,很流畅的动作。

     车子刚使出威尔谢大道,往25大街拐去,这时一辆福特车正在倒车,两辆车差点就撞在一起,看了一下了牌号,詹姆斯好像想起了什么,头也没有歪一下,只是眼睛通过后视镜清楚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然后打开转向灯,缓缓滑出危险的区域,一副打算离开的样子。

     福特车一见到詹姆斯转弯,立即又驶回刚刚停车的位置,关掉了引擎,窜出车,朝着不远处的一个行人走过去。

     这一刻詹姆斯小心脏突然极度兴奋了起来,不会想到孤军奋战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他庆幸自己是个地方地方警察,不会像FBI等特工一样,采取措施前都必须向地方检察官提供明证作,行动置于谨慎的管制之下。

     地方警察仅仅出于怀疑就可以抓人,跟不要说有犯罪的行为了。詹姆斯有机会拔出枪来,就算没有拍档在一起,身后暂时也没有强大的支援,处于一种飘忽的位置,在警察学校受训时记下的两条原则闪现在脑海中:保持清醒……照章办事。

     熄火,由于詹姆斯开的是自己租的那辆道奇车,没有690巡逻车里的无线电,所以下车在最近的一个公用电话亭里,拨打了911,呼叫支援,他相信一会的功夫,LAPD会立即收到并派出六辆尖叫的巡逻车,同时通过总局的无线电同自己的上司取得联系,提醒他们又一名劫犯要光顾富国银行附近的街道了。

     福特车就是几天前,在富国银行见到的那辆车,不过这都要在嫌疑犯犯罪行为进行时抓获,如果对了,就阻止一桩劫案,或许会是一场流血灾难。

     如果詹姆斯判断错了,那人只不过是和朋友打招呼,那么詹姆斯就可能会被骂得狗血淋头,剩下的时间可能就会到旁边的网球场找清闲了。

     偷偷溜回刚刚的位置,把自己藏在一辆卸货车的后面,然后詹姆斯开始整理头绪:让嫌疑人抢劫,这样人赃并获,他不能抵赖,当然希望不会有人流血受伤才好,不过这有什么关系,这不还有自己嘛!

     “他可能极其兴奋,比我跑得还快?”这时詹姆斯突然被一丝恐惧攫住了。

     “不可能,就算没有防弹背心和霰枪,我也可以抓到他!”詹姆斯对自己过往的成绩很满意,特别是短跑冲刺,虽然达不到奥运冠军的标准,可是抓一个也不是田径运动员的贼,难道还不行吗?

     事实和詹姆斯预计的差不多,那家伙整个作案时间不到九十秒钟,然后边走还边数了把钞票,英雄般地环顾四周,见没人,而且“金主”也被他吓得不清,所以就慢慢悠悠的往自己车的位置走去。

     就在福特车主关上车门的时候,詹姆斯已经偷摸他的前边,周围没有其他人,不存在伤及无辜的情况,握着他全新的格洛克17式9mm制式手枪,打开了保险,在车窗玻璃外几寸的地方对准了那家伙的耳朵。

     “别动!否则我手里的家伙会敲碎你的脑袋,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不对,让它像只熟透的红瓤西瓜,不管了,你不要乱动。”

     詹姆斯凛冽的眼神,让福特车主背后不禁一凉,他不再扭动钥匙,抬起头来用一双粘乎乎的眼睛望着对方。

     “现在的我很紧张,可能会神经质一把,所以你最好别逼着我用到这玩艺儿,否则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想叫福特车主清晰、迅速地明白自己的行为和后果,詹姆斯知道,这些陈词滥调通常非常有效,这个是一个教官说给他听的。

     不管福特车主是不是被枪管吓迷糊了,但是一臂远的地方,确实有无异于一门火炮的东西,在威胁他的生命,所以他很无奈的要配合人家。

     “两只手放在挡风玻璃上,对的,对的,要慢~!……现在打开车门出来!”

     福特车主有点恼怒,又颓丧举起了手,手掌张开贴在玻璃上,然后车门门打开,詹姆斯将枪口抵进了他的后脑勺,另一只手从他腰带上取下了一个鼓囊的东西,那是一支柯尔特左轮手枪,DA双动击发,应该是改进型。

     “趴下,趴在地上,抱头!”

     詹姆斯将福特车主上了手铐,然后压进自己的车里,等候着呼啸而来的支援警车,此处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