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啵啵(bobo)
    结束一天的工作,詹姆斯回到自己的家中,说实话,今天一天的工作并没有想象中的有激情,也没有遇到什么想遇到的事情。

     除了收养了一条狗,可以说日子变化不是很大。

     至于天空,那是铝灰色的,迷迷茫茫,混混沌沌。飞机越飞越高,渐渐地底下的东西完全看不清了,周围完全是一片灰暗之色,阴霾把飞机都包裹起来了。“如堕五里雾中”,用这句话来形容那种滋味,是最贴切不过了。

     有人说,夜晚一切都是属于天文学的,所以詹姆斯在夜晚来临,在星辰的季节里,想着观察这里里的天空。

     在美利坚大多数人对星座非常为熟悉,因为看星星,观察天空选择比较皎洁的黑夜,可以看得很清楚,也显得非常有格调。

     晚饭结束,拿上一瓶啤酒,在门口走廊的位置,小酌一下,抬头看看天,或许是不错的消遣方式,当然这只限于此刻的詹姆斯。

     詹姆斯对天文学虽然没有多大的认识,可是北斗星、猎户星座还是知道的。躺在躺椅那里,他仰望着金牛七星,以及夜空里最光亮的蓝色天狼星(在南方大犬星座)。

     天空突然显得更大了,就像大海,一张覆盖着一切的天幕,那么平静,没有一点皱纹,全是一样深的蓝色,许多星子挂在上面,好像是无数的眼睛,忽然一线光亮往西边移动,是一颗星往西边落,很快地便落下天边不见了。

     曾经有好几次,詹姆斯看见彗星划出一道一道火光,在星群间掠过,使他想起这段时间的不少事情来。

     “我是不是得罪了上帝?……”詹姆斯喃喃自语起来。

     不知道过了许久,詹姆斯被一个声音打断了沉思,好像想起了什么,于是起身回到房子里面。

     是那条小狗,车祸现场带回来的那条,肇事者估计已经找到,毕竟车在哪里。

     波波,是詹姆斯给小狗取得名字,好不好听都没有关系,反正它也是詹姆斯一念之仁,鬼使神差的想法之后,带回家来的。

     啵啵突然叫起来,在这之前,它只会哼唧,詹姆斯也不对它抱任何希望,尽管它以后又废物又碍眼,只会吃了睡睡了吃,都没有关系,难道养狗就一定要有特殊技能吗?又不是养警犬、猎犬,它只是个宠物。

     不过啵啵挺逗人喜欢的,一身黑亮亮的绒毛,只在眼睛上面有两个白点。头上和大腿上的毛很长,像马鬃一样拖到地面。直楞楞的耳朵,好像时刻在听着有什么动静。又粗又长的扫帚尾巴不时摇晃着。

     一只狗,黑狗!它给人的感觉,不凶、不壮,通身黑毛,以致在没有开灯的情况下,看不清面孔。

     啵啵看见自己的新主人走近,不禁快活起来,匍匐着挨拢詹姆斯,紧贴着他的脚,用一双明亮的眼晴,从下面恳求地瞅着他,脑袋两边各垂一片挺大的耳朵,半张的嘴耷拉出粉红色柔软的舌头,随着呼呼喘息,滑溜溜颤动着。

     詹姆斯蹲下身子,啵啵翘着潮湿的鼻子向着他,伸出右手一抚摸它,它就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主人的手,在它头上划个圈,它机灵地在地上打个滚儿。

     “状态不错吗?这是吃饱喝足,休息够了吗?”詹姆斯第一次养狗,不知道要注意什么,只是单纯的给了它弄了一个简单的窝,他晚上吃了什么,狗就吃什么,一副好兄弟的场景。

     刚回来那会,啵啵并没有这样欢实,那个时候将它放到新窝里,动也不动地躺在那里,偶尔才转动一下身子,发出低沉的怨声。

     可是天一黑,它便爬起来,拖着身子,撞着墙,向詹姆斯所在的门口走去,还叫唤了起来,当然这些詹姆斯并没有看到,他在外面只是听到声音,不过看现在的情况,小狗好像真的感觉詹姆斯是自己的主人,对他很有好感。

     “你这个小家伙!”詹姆斯说着,一面捏住啵啵的领子,用一只手高高的举起。

     “呜呜……”

     “你心情好不好?一切都会过去的哦!”詹姆斯不知道是对自己说,还是安慰啵啵今天失去亲人。

     詹姆斯留心的看着那狗的肚子,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现在必须做,于是说道:“我们来消消毒,洗一个漂漂亮亮的澡好吗?”

     玩味的眼神上下打量啵啵好几圈,詹姆斯笑着往前凑了凑,一人一狗的鼻子贴在了一起,由后面看,就像是正在接吻一般。

     “味道不是很好,有没有跳蚤呢?”詹姆斯将啵啵移开一点,沉思道。

     詹姆斯完全没有养狗的经验,当然也不记得、或者说因为没有需要,所以习惯性忘记了曾经邻居家是怎么帮助狗狗的。

     “有跳蚤没有关系,我会帮你好好清洁一下,那我不知道把自己的吃过的剩菜剩饭给了你,是不是不好啊!”詹姆斯摸了一下啵啵的耳朵,用商量的口吻说道。

     ……

     “我们开始咯!”詹姆斯将一块崭新的毛巾放在啵啵的鼻子前,捏住了它的尖嘴巴,在它头上轻轻的拍打了几下,啵啵并不挣扎,还很顽皮地横躺下去,只用两条后腿在空中无目标地抓着,而且摇着尾巴,这或许是它示意高兴吧。

     浴室不大不小,浴缸里面是啵啵,外面是詹姆斯,一个很认真的做着清洁的工作,一个睁着明亮的眼睛看着他工作,这是多么和谐的一幅画面。

     在泡沫和清水中,时不时传来詹姆斯的笑声,还有那只叫啵啵的小狗呜呜的叫声,想来这或许是詹姆斯今天就高兴的时候了吧。

     小狗清洗完毕,然后帮它吹干毛发,焕然一新,詹姆斯小小的满足感,油然而生,所以在之后自己洗澡的时候,不禁唱歌来。

     ……

     已经很深了,詹姆斯对于小狗的欣喜也沉静了下来,站在黑影里,像座石像一样。他停立在窗前,脑子在反复思考着问题,总算从纷杂的乱絮里抽出了头绪,低声自语:“是的,应该从这方面入手!”天上的星星在眨着眼,他微微的感到身上有点冷了。

     然而在詹姆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时候,一条不知道名字的街道上,不知道是不是有事情发生。

     那夜晚敢在这条街上走的大多是男人,若是女人站在巷口的某个僻静处对着偶尔过去的男人一声殷勤的召唤或是一番低低耳语的讨价还价,那定是特殊工作者无疑。而等到子夜时分,路上就没了行人,连哪些特殊工作者也因为生意清冷而回去睡了,小城会不会笼罩在孤寂的气氛中呢?

     答案是会的,但海滨小城并没有死去,而是任那月光将苍白的光线安抚地投在它身上。这种沉寂并不能持续几个小时,不管是不是在夏天,凌晨三时左右街上又有了人影,那时的人影是飘忽不定的。

     “Boss!这次的货还是不错的!”街道一处房子里面,有几个人,好像在查验着什么东西。

     “嗯,你做的很好,我们的生意一定会越来越好,你觉得我说的对吗?”一个看起来就是首脑的人,背对着手下说道。

     “您说的没有错,我们的生意只会更好,我们也不是街头小混混,不惧怕任何人,不过主要看是老板英明,带领大家一起发财!”刚刚那个尖嘴猴腮的人奉承的说道。

     “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首脑轻轻拍了尖嘴猴腮的脸颊,慢慢的说道。

     “不知道啊,BOSS!”尖嘴猴腮一脸蒙逼的凝视着自己的老板。

     “真的不知道?”许是灯光有限,在画面里并没有看清首脑长相的角度,不过那翘起的嘴角好像在那里见过,当然是对詹姆斯而言的,只是他不在这里而已。

     “真的不知道,请你告诉我,我好在其他人那里展示一下!”话说人无敌的程度是可以预见的,就好比现在,尖嘴猴腮不要脸的程度堪称无敌。

     “哈哈,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不要脸这个事实,如果你不联合外人侵吞我的货就完美了!”首脑说的很轻松,但是语气不管在上下左右,还是房子内外,都透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啪!”

     尖嘴猴腮顿时没有了刚刚的嬉皮笑脸,快速跪倒在地,非常惊恐的说道:“老板,你不要听小人挑拨,我对您是忠诚的,这个我可以在上帝面前发誓。”

     边说尖嘴猴腮边竖起三根手指,好像面前的首脑就是上帝。

     确实也是,首脑在这里,在尖嘴猴腮面前就是上帝的存在,他可以觉得尖嘴猴腮的生死,可以自信审判这个房子的任何人。

     “上帝?我不需要上帝,如果上帝知道我现在做的事情,他能放过我吗?不过没有关系,我不信上帝,我只相信自己!给你点时间,好好祈祷一下,看看上帝能不能来拯救你!”首脑语气轻松,像是和一个不错的人聊天,不过他却是边说边往门外走去。

     尖嘴猴腮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汗水随即开始在额头滑落。

     首脑出去了,但是有新的人影进来了,不多会,就响起了尖嘴猴腮惨叫的声音,不过很快就被什么东西阻隔了,之后只有呜呜咽咽的声音在房子里扩散。

     不多久,天开始亮堂起来,街道上人影明显了不少。人影一明显,生活的枯燥、乏味和繁忙应该会随之而来。

     不远处店铺的门锁退潮般落下,店主们忙着将开始营业的招牌挂出去,而起大早卖早点的人这个时候开始被满身热狗的气味包围。

     吃过早饭的人开始工作了,而做了早饭的人能休息了吗?显然这里应该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