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 搭理一下我
    人与人的沟通就是这样奇妙,有时候不是要有准确的词语,才能明白对方的意思,可以用眼神,文字,表情,明示、暗示都可以,赖恩没有一次说到死亡,可是字里行间,用词用调,无时无刻不在威胁詹姆斯,至于丽贝卡,在他想来只是个附赠品,已有殃及池鱼的意思。【零↑九△小↓說△網】

     至于丽贝卡有没有发现两个赖恩的秘密,并不重要,她收到的威胁,只是和詹姆斯住在同一栋房子,尽管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可是给对方的信息,却让人家误会,这个不好解释,毕竟一个是犯罪嫌疑人,也就是贼,一个是抓贼的官兵,他们要是见面,肯定第一时间不是相互解释,而是一个要跑,一个要追,谁输谁赢,这就要看双方的较量结果了。

     不管丽贝卡是后知后觉也好,还是故作视而不见也罢,她和詹姆斯一个意外的吻,虽然不是很重要,但是为了避免尴尬,她还是选择,在对方没有言明的时候,逃离现场,再说既然赖恩留了信件,有威胁他和她的意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她没有在意,安全感来的有点莫名。

     詹姆斯将家里发生的情况通报给了分局,还有自己的搭档,出于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观念,在警监迈克尔的批准下,詹姆斯申请了对自己房东,也就是丽贝卡,进行贴身保护,至于期限,大家都没有言明。

     不是因为迈克尔警监和队长沃克,不知道赖恩是否存在,这个是威胁还是恶作剧,而是单纯的希望詹姆斯休息,不要给分局添麻烦,毕竟LAPD总部是下了结案陈词的,也下了封禁令:不许调查!

     “你就好了,随便弄点事情出来,就可以休假,还是带薪泡妞,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工作!”大卫一边收集包裹里面的信息,一边调侃詹姆斯。不过詹姆斯却没有第一时间和他搭话,在外人看来,现在的画面是一个在认真工作,一个在发呆。

     至于工作的谁,发呆的是谁,不言而喻,也可能是詹姆斯没有回答,所以法医大卫临时充当了证鉴的工作,不再调侃詹姆斯说道:“这个液体原本不是红色的,这个颜色经过我初步推论,是内脏血液溶解之后的结果,你说的二硫化碳这个我还不能完全确认,需要进一步化验,至于白磷嘛…你猜?”

     可能詹姆斯确实无心听取大卫的闲言碎语,所以保持一个姿势,一动不动,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而大卫可能没有及时了解更多的信息,所以以为对方是不想猜测自己所下的关子,因此在看了他一眼后,主动说道:“白磷和二硫化碳都是剧毒的化学物品,非常危险,不管是恶作剧还是真的威胁,这个邮寄包裹的人,一定是在这方面有专长,如果有时间可以去查一查!”

     “嗯哼!”詹姆斯不知道是不是同意大卫的观点,反正在对方说完话的时候,点了点头发出这样的一段鼻音。

     “恩,有这样的一个趴体,你一定感兴趣,有很多辣妹,还有穿的很少……”大卫向詹姆斯发出邀请,想更多的和这个新朋友,新同事交流沟通,至于是不是有这样的一个趴体,并不重要,只要对方能同意,他可以随时组织起这样的活动,可是没等他说完,有人就来打断了他继续说下去。

     “情况怎么样?”

     来的人依旧是个警察,这里毕竟是所谓的案发现场,不管是詹姆斯报的警也好,还是丽贝卡也罢,作为搭档,不能无视对方的事情,因为他不是队长沃克,他叫乔治.达西,每天还要朝夕相处,彼此不用分的太清楚,当然就案件来说,生活还是各过各的,但是更频繁的相互交叉是免不了的。

     “还行!”詹姆斯可能是听到或者看到自己的搭档,出于对前辈和长者的尊重,他中断了发呆的姿态,回复道。

     “还行是什么情况?”乔治虽然在其他同事那里知道了大概发生的事情,可是一些细节还是想多了解一些,所以朝詹姆斯问道。“还行的意思就是危险暂时解除,不用你这个老东西来操心呗!”说这话的当然不是詹姆斯,对于自己的搭档,他们还没有熟悉到随时随地,不分场合,不分时段的开玩笑,再者说詹姆斯也不是那种人,可能是大卫和乔治相处比较久的缘故,或者是他们俩太了解对方,所以说话有些随意。

     “是这样吗?”乔治虽然不想搭理这个缺一根筋,有些调皮的年轻法医,可是也正因为知道对方很多时候都没个正行,所以朝詹姆斯进一步确认。

     “确实是这样,我可能这几天没办法和你搭班了,为了我的房东的生命安全,保险一点,我要做几天证人保护的工作,这个证人保护计划上面不是很赞同,可是还是同意了,不过能提供的资源,也因为这样,不是很理想!”詹姆斯一开口就说出自己的安排,这是对乔治的尊重,也是希望对方能为他争取一点资源,毕竟他没有对方那样的资历,能在分局大部分部门说上话。

     “这个很好啊!入职没多久就可以休假,难道你还想天天上班,天天处理问题?”乔治的性格和现在的做事准则就是这样,能坐着就绝对不会站在,能躺绝对不会坐,只要自己舒心,管什么天塌地陷,这个不是因为退休即将来临才有的,而是很多年前就这个样子,这也是他升职不快,不受重视的结症。

     很多人都认为不好,也有领导因为这个找过乔治谈话,可是结果可想而知,他固执的可怕,不,应该用可伶来形容,詹姆斯都知道他不能在职位上更进一步,就是这个因素,所以先是呵呵一笑,然后说道:“你今后的几天没有我烦着,肯定觉得好了!”

     “话不能这样说,有个人聊天还是不错的,特别是做沉闷工作的时候!”大卫抢先说道。

     “你说的确实是,你这个年轻人是有点烦,还有点固执,可能是你太年轻的原因,很多乐趣你不懂!”明显乔治没有搭理大卫的话,而是只回答了詹姆斯。

     “年轻不好吗?”詹姆斯问道,而乔治可能想讲他拉到自己的阵营来,是接受他的衣钵也好,还是单纯的想对方同意他的观点,所以继续说道:“没有不好啊!很好,不过你不要担心,以后我说什么,我做什么,你跟着一起,我相信你会一生受用的!”

     “你的那种方法行不通,顶多算是独善其身,做不了大官,他跟着我,我有趴体,虽然也做不了官,但是好玩啊!”大卫继续插足詹姆斯和乔治的对话。

     “我这不是已经和你搭档了吗?在你这里,我学到了不少呢!”詹姆斯口是心非的说道,在他心里,他一点也不认同搭档在分局的做事风格,但是出于尊敬,又不得不说这样违心的话。

     “哎!我说你们两有没有听我说话,理一下我可以吗?我说的趴体真的很好玩的,老少皆宜啊!”大卫真的很想多交朋友,不管是老的少的,只要是能听他说话,管他是人还是物,他平时一个人在法医工作室他无聊了。

     “哈哈……”詹姆斯和乔治同时大笑了起来,不知道是回应对方相互理解呢,还是对大卫的趴体表示嘲笑,总之就是不多说一个字。

     说实话,丽贝卡现在的心情有些复杂,楼下是一帮警察,恩法医不是警察吧,这没有关系,反正他们是一个单位的人,丽贝卡固执的想到,他们有说有笑,但是很快也平静了下来,只是现在的她心跳的很快,在一上楼,进入房间将门关上的那一刻,就靠在门后面,想着事情出了神。

     “他刚刚是不是故意的?”对于詹姆斯的那个吻,丽贝卡怎么能不发现,她可是参与人之一,是她自己的脸颊,这是真的,不是机器人,一开始不知道说什么好,可是上楼之后,她仔细的回味了一下,对于詹姆斯的态度,有莫名的重视。此刻她心里是矛盾的,既希望这是个意外,又希望这是对方故意为之的。

     想通过一些细节来判断,可是经过一段画面的检索,从第一次见到詹姆斯到自己上楼进房间的那一刻,丽贝卡都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论据,或者能证明詹姆斯态度的证据,所以一段时间之后,烦躁的她很是恼怒的一甩鞋子,小跑到床边,猛地倒下,将自己的脑袋置于几个枕头之下,连警察什么时候走了都不知道。

     既然是贴身保护,詹姆斯自然是不能去上班的,他昨天将预定的新门板,替换丽贝卡房间被他弄坏的旧门板,然后就一直待在家里,直到第二天一早。

     这天的早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危险的原因,詹姆斯感觉天空有些灰暗,给他很不好的预感,不安的情绪油然而生。

     坐立不安是詹姆斯现在的心情,既希望赖恩的录像带不要来,又期待能来,总之他矛盾的左顾右盼,知道快递再次上门,才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