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 隐瞒病情
    真的是专业打针的造型,真的是现场教学,只是观众和在场的人能不能算的上是学生,就好不好说了,虽然这里面有护士,有丽贝卡这样的义工,还有没有专职学过的外行,比如詹姆斯和弗兰克。

     “来,不要紧张,不要害怕,我是专业的!”多姆神情专注,职业老司机该有的表现,一点也不差,唯一的就是道具有点瘆人。

     “谁能和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詹姆斯瞪着自己的大眼睛,一脸不解的看了看其他人,这个转变太突然了,脑筋急转弯都没有那么急,一秒之前还是挟持人质的凶残匪徒,一秒之后成了济世救人的大夫,虽然不知道专业程度,但是看行为动作,不像是江湖骗子,或者是表演的成分在里面。

     玛丽护士长也很想回答詹姆斯的话,可是没有办法,她自己也不知道,虽然病人是在她所在的医院,而且还在她巡查病房出现的意外,可是对这个病人的信息,有一种吃鱼被鱼刺卡住的感觉,在她得到的文件资料中,这个名叫多姆的病人,是因为摔伤入院的,刚转来也没多少天,一直处在昏迷的状态,因为有家人、亲属陪同,并根据他们提供的信息,进行跟踪治疗,深入的了解一点也没有。

     所以这种情况,是谁的责任,是谁能为之解答,玛丽护士长也说不上来。因此面对詹姆斯的疑问,她只能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

     “Surprised!这个惊喜来到太突然,连我的看不下去了,既然是这个情况,丽贝卡应该没有什么危险!”这是弗兰克在所有人面前说的话,不冒进,也不保守,属于一般正常人的思维模式。

     “那我还要不要动?”丽贝卡紧绷的神经稍有松懈之后,问出了一个她一直想问的问题,之前以为自己生命受到威胁,相信詹姆斯能救自己出苦海,可是事情的结果是和危险没有半毛钱关系,既然现在没事了,可是被人当做工具确实不好受,又害怕危险真的会来临,所以就这样问道。

     问题这样问没有什么好说的,可是詹姆斯想的却更加长远,为什么多姆这个时候恢复状态,为什么只拿丽贝卡打针,而不是玛丽护士长呢?这些都是要考虑的事情,如果是巧合,那么这个世界是疯掉了,那么多凑在一起,丽贝卡天天到教堂想耶稣基督祈祷也没有用,只能做修女专职伺候上帝才能完成转变了吧。

     “我能不能动?”丽贝卡看詹姆斯摸着下巴,想着什么,可是就是不回答她的话,所以只能用更加强烈的语气,朝对方问道,好在没有引起多姆的反应,应该是多姆对这个人肉试验品没有过于苛刻的要求吧。

     “恩~啊~哦,你试一试能不能离开那个位置,小心一点!”可能是因为丽贝卡的声音起到了作用,也有可能是他停止了思考,所以缓过神来之后,说道:“记住不要激怒他,如果发现不对劲,就停下来。”

     对于詹姆斯,丽贝卡是相信的,起码这个时候对此确信不疑,听到对方的应答,她也很果断,就像恢复往日的那种神态,先是往左闪一点,多姆没有理会,然后往右挪了挪,多姆还是保持打针的姿势,最后她快速的下蹲,脱离多姆的控制,往前一扑,开挂一样往詹姆斯的方向爬去。

     至于这个时候,丽贝卡还要不要所谓的淑女形象,她自己不记得了,其他人也没有把关注的重点往这个方向想。

     看着丽贝卡离开多姆范围10英寸、20英寸、50英寸,一米两米的往詹姆斯靠近,都送了一口气,看来多姆确实是个病人,不管他是不是医生科班出身,他有病,这是千真万确,无可厚非的事实,只是具体是什么病,詹姆斯不清楚,于是问道:“他是什么病,得治啊,这样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詹姆斯的语气虽然谈不上不好,可是确实有质问的意思,等丽贝卡到了他身边,明显有吓坏的表情动作,所以他的话,也不是问丽贝卡,那么这里有能力和资格回答的,只有玛丽护士长了。

     “我也不知道啊!他进医院的时候,说的是外伤导致的脑震荡,大脑活动不频繁,可能会昏迷很久,可是这也没过几天啊,昨天检查的时候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啊!”玛丽护士长将自己知道的信息,说了出来,也表达了自己心中的疑虑,只不过她也不是主治医师,也不是其他大夫,她的知识有限,解答到这来已经是很好的一种表现了。

     “不会吧?你这来不是医院吗?连这点信息也没有吗?”确实就像说这句话的弗兰克,太震惊了,一个医院,对病人病情不甚了解,对病情的前因后果也一知半解,这样就开始无头绪的治疗,太黑了吧,这里可是号称社区最强医院,大夫技术一流、素质超高的,难道就是吹嘘出来的,难道是天朝的莆田系?

     弗兰克其实一直都在门口的范围,不管是丽贝卡被人挟持的时候,还是现在已经没有危险,在詹姆斯身边的时候,都不曾离开自己的位置,因为这个病房门,一来形势不对可以第一时间跑了,二来视线也不错,里面该他看到的,他一定可以看到,所以不用更进一步,或者退那么一小步。

     对于这个医院的管理和资源,詹姆斯不想关心,也没有资格关心,他所期望的就是能有一个明白事理,了解真相的人,告诉他,这是肿么了,肿么了?

     “你是谁啊?在这里干什么?”一个很不善的男性声音出现在弗兰克的身后,就在房间里面所有都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的时候。

     “你是谁?”因为弗兰克并没有留意身后,所有当对方说话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只当是路过的路人甲,所有对方才继续问道。

     “你谁啊!怎么了进来了,谁同意你进来了,进来干什么!”弗兰克其实不知道说什么,也不了解这个人是干什么的,只是单纯看对方的外表,T恤短裤,大拖鞋大背头的,不是正经人,所有故作刁难的说道。

     可是对方根本就不管弗兰克的无力刁难,跨进房门,闪过他,往房间里面走去。边走还边说:“我问你是谁,你在在了干什么?这是私人病房,我也不认识你……”刚越过弗兰克就看到房间还有其他人,也不再说弗兰克了,而是改问他视线中的玛丽护士长:“玛丽,这些人是谁啊!怎么在这里,是我父亲的朋友?我可没见过他们,请你让他们出去,免得打扰到我父亲休息!”

     “这个……”面对病人家属的要求,玛丽护士长如果出于自己的职责,是没有道理拒绝的,可是这个人也老实,说什么自己的父亲只是跌倒,只要生命没有收到威胁,就可以一直让他住医院里,至于能不能醒来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时间可以陪着。可是事情的结果呢?出了挟持人质的恶性事件,真不真实不能100%肯定,可是这个病,绝对不适合在这个地方养着,很容易让人误解,还有出类似的事情,所以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好!

     好在詹姆斯不是社交小白,他在警察学校的时候,如何与人打交道,如何应对这类情况,还是学到了一些,于是他主动开口说道:“这就是病人的家属吧,不好意思,我们是无意间闯进来的,来看看你的父亲,哦!对了,我是一个警察,这是我的证件!”说着话詹姆斯将自己的警徽亮了出来。

     说实话,在很多地方,警察的特殊徽章是很好的通行证,只要这个人不是嫌疑人,不是匪徒,看到警徽第一时间就相信这个人对自己没有恶意,多姆的儿子也这样认为,因为他是一个普通的宅男,近期一没有做过什么违法的事情,二没有参与危害社会和其他人的活动,所以他能淡定的打量詹姆斯。

     趁着詹姆斯亮出和收起警徽的时候,多姆的儿子已经得出了结论,纯属偶然,没有危害!

     “哎呀!我的父亲大人,你终于醒了,你站着是做什么呀,手里拿着钢笔干嘛?要写字吗?怎么还一动不动的摆造型呢!”多姆既然已经相信了詹姆斯,自然对他没有恶言相向,在瞥了一眼之后,发现自己的父亲摆出一副怪异的造型,一动不动的,不知道要干什么,或者是干了什么。

     既然病人多姆的家属回来了,这样对了解多姆的病情,还有他的行为,就可以找到更多的信息,来判断刚才的事情是巧合,还是其他。

     经过一段交流,詹姆斯知道了多姆的情况,原来他是个货真价实的医生,不过大医院的,而是有一个私人诊所,因为医闹才受的伤,多姆的儿子不好意思告诉别人,说是自己摔伤的,这样有利于保护父亲的名誉,而且受伤最关键的也是他不小心,不算说谎,这是善意的谎言。

     可是这真的是巧合吗?因为一个整容为生的私人医生,和一个神秘人见面之后,发生了不愉快,才有肢体上的冲突,只不过在多姆呼叫救援的时候,有人响应,那个神秘人就跑了,资料上那个人叫什么恩,多姆的儿子记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