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火情
    “你就和我说这些?”弗兰克不能相信,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好朋友,自己的发小,基友在自己抛出问题的时候,不是第一时间问自己具体事情,而是选择丢给自己的同事,这是是什么态度,他有些失望。【零↑九△小↓說△網】

     “那你想我怎么样?你是会计吧?”詹姆斯问道。

     “是啊!”弗兰克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既然你是会计,你在你们公司的酒店上班,发现的肯定是账务问题,你也只能发现这么多了,我一不是经济犯罪调查科的人,二不是分局的领导,我能做的难道不就是指引你找专业,职业的人处理问题?”詹姆斯没好气的说道,他也没有办法,不在现场,看不懂那些账本,而且还要确保丽贝卡这段时间的安全,弗兰克也没有说有危险,所以他只能这样说。

     而电话那头的人,听了詹姆斯的解释,好像没有不对的地方,确实也是他没有说清楚,但是对方猜测也没有错,经济犯罪的一条线索,找巡警也不合适,可是很快还是找到了对方话里的漏洞:“不是,我们是不是青梅竹马?我们是不是一起看过老师的裙底,还有……”

     “不要说了,这些都是陈年往事,而且青门竹马是形容两个男人的吗?说吧,你想我怎么做?”詹姆斯有点着急了,不是因为弗兰克所说的事情很大,也不是对方在责怪自己,而是他和对方讲电话已经好几分钟了,丽贝卡还没有出来,还没有换好衣服,这不正常啊!

     “你就不能来我这里,看看我,自从我发现公司的账目有假的地方,而且很大,我感觉办公区,或者整个公司都有人在监视我!”弗兰克这个时候说话声音有点小,可是他还是能完整的说完。

     既然是这样,詹姆斯按照自己与对方的关系,确实要和弗兰克见上一面,可是现在不行,条件不允许,于是说道:“我现在在医院,你要是可以过来的话,带上你所谓的证据,到这来找我,你看这样可以了吧!”

     “你那里安全吗?”弗兰克不是不相信自己的发小,而是对世界不信任,好像这个世界正在用满满的恶意在笼罩他一样,下意识就问出了这个问题。

     “你这是不相信我?”詹姆斯说这话,可是眼睛却一直盯着通往丽贝卡所在的更衣室那边。

     “不是不相信你,我要是不信你还能告诉你我的发现吗?”电话那边的弗兰克在这里最相信的人就是詹姆斯,所以他有必要向对方申明自己的想法。

     “既然这样,那就过来吧,就这样我在医院等你,就是上次我住院的那个医院,你不会连路都忘记了吧!”詹姆斯说完也不等对方回答,就挂了电话。可能是他放话筒的动作有点大,声音不小的缘故,刚放置好,一旁看他许久的护士就说道:“一点素质都没有,黄皮猴子!”

     而詹姆斯不想和这个穿着天使衣服的“南丁格尔”争吵,因为这个素质低下,有明显种族歧视的人,一句话两句话是说不通的,耽误了自己的时间,要是这段时间丽贝卡出来事情,自己将不会原谅自己,当然也不会原谅眼前这个女人。

     一字不放,一多余的行为也没有,詹姆斯转身离开,刚推开员工与公共区域的槅门,一股刺鼻的烟味迎面而来,这不是医院有人吸食香烟,也不是其他雪茄之类的东西在燃烧,这是汽油味,一股强烈的汽油味,他快速将自己的鼻子捂住,健步如飞的朝女更衣室而去。

     “丽贝卡!丽贝卡.哈撒韦,海瑟薇!”詹姆斯边跑边呼喊丽贝卡的名字,希望能得到对方的回应,至此能快速定位,来到对方身边,保护她离开这个危险的区域,为什么他会叫海瑟薇呢?其实这是音译的原因,对方曾经说过,她希望别人叫自己的时候,能更女性化一些,所以叫法有点差异,这也是姓名拼写的必要性,如果在美利坚或者英语区域,名字不拼写,会出很多问题,当然也会闹出乌龙,不过这个时候没关系,只要能唤到对方,说什么都是可以理解的。【零↑九△小↓說△網】

     在来到女更衣室门前的时候,詹姆斯看清了汽油味的来源,还有烟雾,门口堆放了一堆医用棉布,可能是有点湿湿的原因,燃烧的不是很旺,产生了大量的烟雾,而门被锁住了,里面还能传出拍门的声音,只不过门板是防火材料做成的,所以没有被引燃。

     “丽贝卡,你在里面吗?”詹姆斯没有第一时间灭火,他更想确认丽贝卡的情况,而且防火的人明显没有要防火烧医院的意思,只在更衣室门口放了一点小小的火堆,最多等燃烧物烧完,留下一股汽油味,和烟雾之外,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威胁。

     “我在里面,我被锁在里面了,你快放我出去,着火了!”丽贝卡边拍门,边说着话。

     “你人没事吧!”詹姆斯一脚将火堆踹开,当然他知道汽油是不能马上灭掉的,也不能沾染,所以很小心,也很有技巧,这个是警察学校学习到的一点消防技巧。、

     “我没事,也没受伤,里面没有火,只是烟雾不好闻!”丽贝卡为了避免对方一再确认自己的情况,也为了省时省力,所以一次性,简明扼要的说明自己的情况,不过听着她的语调,应该是已经最好了吸食有毒气体的防护。

     “好,你离门远一点,我救你出去!”虽然情况不是最危急的时刻,可是出于安全考虑,詹姆斯毅然决定第一时间带丽贝卡出去,所有在说完不等对方反应,就快速将不远处消防用的干粉灭火器拿过来,当然不是第一时间灭火,而是往门上的那把弹簧锁砸去。

     砰砰砰!

     几下清脆而响亮的金属撞击声后,弹簧锁应声而断,当时不是完全断裂,而是扣住的地方断裂,这样就可以转动和改变锁头的状态了。

     很快就将门打开,看到了更衣室里面的情况,而丽贝卡也不是什么小白,作为一个高中毕业生,还是懂一些自救和应急情况下的自我保护的,不知道她在那里弄的毛巾,将自己的头裹得严严实实,也不怕天热悟出痱子。

     其实更衣室的视线并不好,可能是因为更衣室的烟雾太浓了吧,一个小女生,能弄湿毛巾捂住呼吸,不是大声呼叫,吸食大量烟雾昏厥,可以看出,学校或者医院的消防培训做的不错,这点值得肯定。

     “怎么样?”詹姆斯来到丽贝卡的身边,除了他看到对方裸露在外面的眼睛,看不到其他表情,所以只能用语言来确实情况。可是没等对方回答,詹姆斯就抢着道:“好了,不说了,我们先出去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子上了,丽贝卡也不是白痴,所以也不挣扎,被詹姆斯牵着就往门外跑去。一个在前面,一个在后面,只不过这个时候,置于后面的人看前面的人,眼神有点复杂,不知道是不是被烟熏之后才有的,还是才开始的。

     和电视、电影演的一样,这个时候走廊才响起烟感报警的警铃,可能是有人故意为之,也有可能技术故障导致的报警滞后,总之在詹姆斯和丽贝卡逃离现场的时候,才有消防火情,这也必定引起了整栋大楼,整个医院的骚动。

     不多会,在詹姆斯和丽贝卡经过前台的时候,看着一脸惊恐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护士,也就是一开始说詹姆斯是黄皮猴子的那个女子,詹姆斯没有以怨报怨,反而大声的朝她说道:“还不跑,你等着被火烤吗?”

     当然詹姆斯和丽贝卡是没有停下脚步的,也不等对方反应,反正他做到了自己该做的,再说火势不大,警铃响了,很快就会被扑灭,他们跑的原因是不能待在这里,因为这样混乱的环境,会给那个杀手,防火的人再次出手的机会,还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为好。

     就在詹姆斯和丽贝卡踏出这栋大楼大门的那一刻,在一个不起眼的拐角,一个将自己隐藏在暗处,遮住脸颊的人看到了,不说话,不前进,而是转身消失在暗处,与整个混乱的一楼有鲜明的对比。或许还留下了什么话,只是没有人听到而已,不过想来也就是一些这样的话:算你好运!非常聪明!这只是开始!

     不管是何种话,是威胁也好,赞扬也罢,这都不重要,因为詹姆斯已经印证了自己的想法,尽管他不知道,但是埋伏和后手是存在的。

     而在詹姆斯遇到这个事情的同时,在一个隐秘的小巷子,走出一个人来,上了一部不怎么起眼的小汽车,伴随着一声“开车!”车子启动了,走的方向不是市区,那就自然不是购物的,也不是去海滩,而是往洲际公路驶去,在远离城市的某一地方,车子的车窗摇下来一个,但是并没有伸出头,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咻的一声,一顶帽子被扔了出来,掉到地上,只看到额头位置有一个大大的“L”,想来这顶鸭舌帽的主人,在买的时候看中的就是L这个字母,因为其他的并没有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