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被美女跟踪
    此刻的海滩很是唯美,夜幕已经垂下,那海边的黄昏,彩霞常常染红了整个天空,整个海洋,整个沙滩,阖紧眼帘内视,只见一斑斑消残的颜色,一似晚霞的余赭,留恋地胶附在天边,西方天空的红色的晚霞变紫,变灰,变黑,终于遁去。

     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事情太多,意外也接踵而至,詹姆斯现在需要静静,至于静静是谁,他不想追究,也没有必要去理会。

     对于这个地方,或许还谈不上有什么归属感,所以詹姆斯没有回家,也不想回去,门坏了,不知道维修好了没有,这样的小工程也不用盯着,再说有人会盯着,他只是租客,不是房东,丽贝卡还不知道用什么刁钻的眼光,查验着修复门板的工作呢。

     正值饭点,这个时候的海滩,没有白天的喧嚣,渐渐的趋向安静,只有不远处,不愿意离开的热恋中的情侣,和孤独如斯的独行客。

     “该不该找个地方吃点东西,有点饿……”詹姆斯呢喃了一句,许是懒癌发作,躺在躺椅上的他,只说、只想,就是不行动。

     一阵轻飘飘的微风,从西北的海滩那边沙沙地掠过来,轻轻地翻起了行人的衣襟,戏弄着椰子树上的枝叶,玛丽莲梦露的标准动作,詹姆斯没有在经过的人群中看到,倒是他自己,紧了紧衣物,海风刚过,像是带走了他身体的不少热量,一个冷颤袭来。

     这不是正常的感觉,好像危险就在眼前一样,詹姆斯赶紧左右前后,180度以上的转角,用尽可能大的范围,寻找到危险的来源,但是结果不如他意,一切都那么正常,连潮起潮落都小了不少。

     ……

     一切都没关系,看你这次如何出击

     举起你的双拳,我们直入主题

     你放马过来

     你尽管放马过来

     你放马过来

     出绝招吧

     你上来一句来吧

     这并不光明

     但是没关系,我并不在乎

     打倒我,一切都是徒劳

     ……

     连詹姆斯自己也感到意外,这首《Hit_Me_With_Your_Best_Shot》就这样哼唱了起来,以前他觉得自己唱歌是要人性命的事情,今天唱起来才发现,好莱坞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去处,当然百老汇有点远,就算了。

     “既然不想要我的小命,是不是要说明一下你的来意啊!”詹姆斯突然停下歌唱,坐起来看着身后一座草亭的方向说道。

     啪啪啪!

     掌声响起,不知道是赞扬詹姆斯的歌喉,还是欣赏他发现了自己,草亭走出一个人,花衣短裤,蓬松的卷发,在此时的美利坚,是多么的流行,不过一般人不会弄成这样:

     “我很钦佩你的胆量,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还有闲情逸致看夕阳!”

     “难道哭着喊着我要回家,我要告诉你妈妈吗?”詹姆斯对来人嗤之以鼻。

     “我知道你不会,这不我来安慰一下你受伤的小心脏吗?”来人一步步靠近詹姆斯,而詹姆斯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好像等候许久一样,之盯着他的眼睛。

     “你安慰我?我很怀疑你是不是你本人!”詹姆斯站了起来。

     “嘿嘿嘿!”来人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原本距离就不远,所以很快在言语中,俩人就面对面,就差鼻子对着鼻子,开启情不自禁的搞基模式了。

     “阿打!”

     一言不合,詹姆斯动手了,一拳集中来人的胸膛,不知道力道有多少,不过来人,尽管看起来壮硕的身材,还是和配合的倒退一步,一副痛苦的模样,感觉身体被掏空!

     啪啪!

     这次不是俩人拳脚相加的画面,而是一个深情的拥抱,这是他们兄弟见面的方式。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两个人没有放开对方,只是相互在耳边说了同样的一句话,这里包含了不少意思,对詹姆斯而言,夸张一点是劫后相逢,胜却人间无数。

     “弗兰克,你这个变态,可以松开了,不然我不客气了,你应该知道,你是打不过我的哈。”詹姆斯感觉到自己的发小,拥抱的时间有点长,用力过头了。

     “能给你打一顿也是应该的,我知道你现在火气一定很大!”虽然害怕詹姆斯真的再次动手,可是弗兰克.西姆斯却还是多抱了一会儿,这有没有其他意思,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警察找我问的时候,我当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俩人松开,詹姆斯先在弗兰克胸膛象征式的锤了一锤,不用说就知道没有用力,不然好友那里会还在傻笑。

     “据我了解,警察没有问你吧!”弗兰克的脸在笑,笑得很神秘很诡谲。

     “咳咳!嗯这个……这个……你管他们问没问,你突然失踪我还没问你是什么情况呢!”詹姆斯尴尬的咳嗽了两声,不知道要不要接这个话题,最后选择转移到其他方面去,也是他想知道的事情。

     “不要说这个了,你这里有酒吗?”弗兰克眼神有些闪躲,可能他不想纠结自己的失去联系的事情,所以避开詹姆斯的追问,装作四下寻找能放酒的地方。

     “呵呵!”见弗兰克不想说,詹姆斯也不强求,谁没有点秘密,谁没有一些不能和其他人分享的东西,所以也不再强求。

     “连啤酒都不带,你来海滩干嘛?”弗兰克没有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冰盒里空空如也,小小埋怨了一下。

     “我想静静!”

     “静静是谁?新认识的天朝妞?”

     “不是!”

     “算了,我也不想知道,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你一定会喜欢!”

     “好啊!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丽贝卡,你觉得他怎么样?”

     “…你…还…”

     ……

     两个人勾肩搭背,越走越远,在潮水和海风的翻滚中,已经很难听清他们的对话了,不过听笑声,应该有不少儿童不宜,大人羞羞的言语,你看,那过路的人,都侧目了,一副两个神经病的表情挂在脸上。

     ……

     大只佬、黑皮肤,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阵势,想进可以,是会员吗?有熟人介绍吗?还是你确信自己是个美女,不然安保门卫能让你进?

     当然你甩他一打美刀或许也可以放行,不过一般这样的情况不会发生在詹姆斯身上。

     这样死板的制度,当然不会是酒吧这种地方,弗兰克也不会只带他去能喝酒的地方,虽然这里也有酒喝,可是酒不是特色,必不可少的是娱乐项目。

     光滑的桌面,上面有不少柱子,钢质材料的,不是很粗,单只手掌可以环抓,说是吧台,其实也是舞台,既然是舞台,就会有舞者,有舞者,就会表演舞蹈,不要期望天鹅湖这样的高雅芭蕾,这里是舞娘的天下,所以找舞者,请到大剧院这样的地方去。

     重金属摇滚,镭射灯光,昏暗,而又满满雄性激素的地方,叫夜总会,这里看起来不大,可是楼上楼下,隐藏了不少的房间,大厅只是招待普通会员的地方,哪些看不到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不可描述的画面出现。

     “这个地方怎样?”弗兰克虽然在对詹姆斯说话,可是眼睛一直在其他地方。

     “一般般吧,钢管舞有什么好看的,还好地方呢!”詹姆斯本来是不想指责弗兰克的,可自从进来这个叫夜玫瑰的夜总会,根本就没有发现对自己口味的异性。

     “不要着急,现在还早啊,美女一般都来的比较晚,再说太早也不好玩啊!”

     弗兰克并不介意詹姆斯的不满,俩人在最大的舞台前坐了下来。

     “喝什么?嗯,还是我来点吧。”

     说完,弗兰克就离开了自己的座位,边跟随音乐节拍扭动自己的是身体,边往前走,估计是这里有熟人,或者是有存酒之类的。

     好友离开了,剩一个人的詹姆斯,无聊的四下张望,寻求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不过很遗憾,这里除了用手里美刀挑逗舞娘的男兽之外,就没有出彩的地方,舞娘和其他地方区别不大,穿的少,卖弄着自己的姿色。

     “介意我坐下吗?”

     一个女性声音在身后响起,但是詹姆斯因为在搜寻好一点的目标,并没有留意身后那扇门走出来的女子。女子并不客气,在詹姆斯看来,应该是长期混迹这个场所的老人,所以没有说话,只撇了一眼,可惜那一眼没看到什么,低着头的女子,脸颊被长发挡住了大半。

     女子坐下来了,一瓶威士忌,一个杯子在手,自己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没有停顿,直接往自己的嘴里送,直到她仰头的那一刻,詹姆斯才发现,这个人很熟悉,在那里见过。

     “啊哈!大长腿!”

     “…咕噜…WHY?”一杯酒已经下肚,女子才向詹姆斯发问,不理解大长腿是什么意思。

     “不是,原来是你啊,你不认识我了吗?几天前在车站,晕倒的人,你还送我回家了啊!”詹姆斯真的感到意外,所以语气上有些激动。

     “我知道是你,不然我怎么会在你这里坐下!”

     没错,这个女子就是西娅,詹姆斯在车站的时候遇到的那个法拉利GTO美女,因为第一次见到的确实是人家的大长腿,所以刚开始一不小心,将自己起的外号给说了出来。不过好像她没有在意,有点习以为常的感觉。

     “哦哦!那么巧啊,在这里遇到你!”詹姆斯盯着眼前的人,目不转睛的说道。

     “我说不是巧合你信吗?”西娅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还是喝的太急,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啊!

     “对对对,不是巧合,这是缘分啊,上天注定我们要再次相聚,我们应该喝一杯!”詹姆斯好像花痴一样,面对美女不知道什么时候,抵抗力直线下降,一副猥琐男的表现。

     “跟踪不可以吗?看来你不相信我啊!”

     跟踪?詹姆斯瞬间感觉这是什么情况,是喝多了语无伦次,还是搞错对象了,开豪车的女人跟踪?这个玩笑有点大,想相信西娅,总有个合情合理的理由吧!

     詹姆斯一下子愣住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