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九章 少女杀手
    格里芬的成绩自然是格里芬自己的,至于他升职到总部,也不是一天两天,以前分局就有传闻,总部有意在沃克和格里芬之间选择,结果是格里芬即在众人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沃克没有这个得到这个机会,最主要的还是做事和做人的风格使然。【零↑九△小↓說△網】

     再者说格里芬在前段时间抓捕杀死警察的案子里,确实立了不小的功劳,虽然有一些瑕疵,但是上面看到的是结果,想要的人抓到了,至于死去的突击队成员,这是个正常现象,作为一个警察,没有危险的话,纳税人和政府为什么平白无故的养着。

     而且匪徒的藏身地是格里芬提供的,现场指挥也是他,最后抓到人的还是他,所以就顺理成章,自然而然的升职加薪了。

     当然格里芬的事情,现在还影响不到詹姆斯,自从赖恩说三天时间保护丽贝卡的事情,其实结果是詹姆斯被耍了,遇到的威胁也就是医院那不大不小,可有可无的火灾,如果真正的威胁没有产生的话,也就是多姆这个人,可能是催眠的不够彻底,导致失败了,不过这也是詹姆斯自己的猜测,毕竟没有证据证明是赖恩或者他的同伙做的。

     时间在流逝,不管赖恩的结果如何,上面已经正式通知,不在有LAPD,以及下属部门管辖,尽管詹姆斯不是很愿意,但是下这个通知的是他最想进的那个单位——联邦调查局!

     有时候杰弗瑞到酒吧或舞厅看见自己喜欢的女人,就请对方喝酒,通常先在对方的

     酒里下药让她昏迷后再带到这里来。对于这类的“诱拐”,奥布瑞早已司空见惯了。

     而且,有些时候还是奥布瑞帮的忙。──对奥布瑞来说,这是他最痛恨的工作。

     通常被诱拐的女人在杰弗瑞塞了钱之后,也就闭口不说话了,而塞钱的工作也大多

     是由奥布瑞来做。

     有一次,杰弗瑞很特别地喝得微醺,而带回来一个酩酊大醉的少女,由于杰弗瑞很中

     意那个少女,第二天早上也没让那少女走。

     不过,后来听说那少女也没地方可去,能住在这里也好,寻找到依靠,没有什么好说的。

     那一天,奥布瑞吃过午饭,照例开了门就进杰弗瑞的公寓,可是那少女却洗了澡,从

     杰弗瑞的浴室走出来。

     一张卸了妆的素颜,奥布瑞呆住了。他一眼就认出来了,是薇薇安,从小他们就像兄妹似地玩在一起,熟悉极了。

     在昨天晚上,奥布瑞替杰弗瑞带这女孩回来时,一点儿也没注意到竟然是薇薇安。虽然薇薇安有些改变,但也因为昨晚奥布瑞根本没去看那女孩的长相。

     奥布瑞和薇薇安虽说是“青梅竹马”,但也非“男女朋友”,只是很合得来罢了。再者说,奥布瑞现在也不想追薇薇安当女朋友,这要是被杰弗瑞知道了,铁定会被杀无疑。

     当杰弗瑞把薇薇安放在这里当作是金屋藏娇时,仍然到处在外面玩女人,因此得了那

     种“不名誉”的病,也就是那种隐秘的病,如今也不得不住院治疗……。

     不可思议的是薇薇安,就住在这里,哪里也没去,好像对杰弗瑞真的死心塌地,忠心不

     二。

     薇薇安是个如此娇弱的女孩子,彷佛她若不依靠著某人就活不下去似的。若在这层

     关系来看,薇薇安倒未必是深爱杰弗瑞,只能说是依赖杰弗瑞。

     然而,当初留下薇薇安一个人住这里就错了。

     “薇薇安……”

     奥布瑞撵著脑袋,喃喃自语。

     空气都要冻僵的公寓。当然,经常住在这里,所有的家具设备都有,但因为

     长久的开着冷气,所以整间房的室温都很低。

     薇薇安,你还活著吗?就算活著,还能活多久呢?……不,实在太难了!奥布瑞没有能力帮助薇薇安。

     突然,奥布瑞抬起头来,有声音,是自己太敏感了?可是……卡嚓,是钥匙孔转动的声音,谁来了?奥布瑞站起来,匆忙地看了一下客厅,想找个可以躲藏的地方。

     脱鞋的声音,奥布瑞躲在沙发和墙壁的缝隙间,十分隐密。

     “是这里。”一个男人的声音,“搞得还不差嘛!”

     奥布瑞觉得很疑惑。究竟是谁呢?可以随意进出这个房间的,除了杰弗瑞,就只有班了。但是听这声音,决不是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

     “别吵!放老实点!”那男的恶狠狠说出这样的一句话,“再吵,我就杀了你!别自找死路!”

     究竟是甚么事?!有甚么布或衣服摩擦的声音。

     “让我去上厕所。”有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啊!又是那档子事,真不该来这里!”

     奥布瑞偷偷抬起头,看见一个男的走出客厅,以及一个两手被捆绑的少女背影。被谁诱拐的呢?为甚么会来这里呢?

     总之,现在的奥布瑞甚么事也不能干!幸好把鞋子藏在花台底下。只好趁著这女的去洗手间的时候,想溜出去了!太不巧了!两个人一下子又回来了!

     “喂,坐在沙发上!”

     那男的说道:“放明白点!否则我把你打得认不出脸来!”

     奥布瑞可以感觉到那少女费劲地点头。因为奥布瑞正好躲在那个少女所坐的位置的背

     后。

     “好,如果你乖乖的,我就不会对你怎么样。”

     那男的说话的语调一点儿也无法令人感到信任。奥布瑞经常听到类似的“台词”。

     那男的竟拨起电话。

     “啊,是奎恩先生吗?是我,我是拉简。”

     打电话给班.奎恩。拉简?──是拉简!

     光听名字奥布瑞就知道。这个人是道上有名的杀手。社会上总以为”职业杀手”只不过是电视上演演而已,共实在现实社会中,真的有职业杀手。只不过,因为他们杀人的方式大多采暗杀,不会被人发现,所以较不引起注意。

     原来是……。奥布瑞现在明白了!这个拉简就是被雇来杀薇薇安的。

     “今晚如何?是,当然信用第一!”拉简应酬式地笑了笑,便挂上电话。

     奥布瑞动都不敢动一下,一直屏住气息。如果被发现,说不定连自己都会被杀。

     而且奥布瑞心里有个预感。

     拉简这家伙似乎准备干掉这个少女,因为他刚才很自然地在这少女面前,叫出奎恩的名字……。

     拉简又在打电话,奥布瑞心想机会来了!

     “是我。啊,两、三天以前,是啊!工作到晚上。哦,从几点

     开始?好、好,我立刻就过去。好,我知道啦!”听口气就知道是打电话给女人。

     拉简站了起来,说:“站起来!”他催促著那少女,“我要出去一会儿,你放老实一点哦!”

     “好。”

     对于那少女的从容不迫,奥布瑞觉得有些佩服。要是普通的女孩子一定嘤嘤地哭了起来。

     果然如奥布瑞所预料的,拉简把那少女带到洗手间,绑在水管或甚么柱子上,大概

     也会用布塞著嘴巴。

     “乖一点,我一会儿就回来。”拉简威胁式的说道。

     门开了又关的声音。脚步声逐渐远去。

     太好了!机会来了……。奥布瑞从沙发后面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肩膀和头都被压痛了。怎么办?当然,从门口出去容易得很,奥布瑞自己有钥匙,拉简绝对不会发

     现。

     问题是那个少女,想想也实在挺可怜的……。如果帮助她逃跑,奥布瑞可能连小命都会保不住。不想薇薇安被杀,但是看拉简的狠劲,要不被杀也很难。

     天空是浓烈的黑,几近是绝望的颜色,没有月光和星光,仿佛是乌云遮盖了天幕。那远近的楼台高高低低的星点烛光摇曳在风中,如梦似幻。

     莎拉闭起眼睛,用指头用力地按著眉头之间。

     头痛时,这样做会稍微舒服一点,但今天完全失效了。

     她本来酒性就不太好,今晚虽然喝得不多,但不是跟朋友在一起,而是一家公司的大

     人物们,不会是愉快地喝的酒。

     原本预计这个宴会是一个小时左右,但当然没有依时结束。

     过了一个小时,完全没有结束的迹象,莎拉也开始疲倦了。

     该让她回去了吧,莎拉并没有陪到最后的义务。

     倘若继续留在这间酒吧的话,她必须再叫一杯甚么,到了那个地步时,她就会完

     全醉倒的了。

     这时,旺杜彷佛察知莎拉的心情似的,走到她身边来。“你疲倦啦?”他小小声问。“有一点。”莎拉点点头。“我可以先失陪么?”

     “嗯,不好意思,勉强你了。”旺杜不要看他是一个小偷,但是这是一个爱好,就像有人喜欢读书,有人喜欢篮球一样。平时吊儿郎当现在看来就像是一个很好的掩护,亦或者是一个面具,现在的他对人对事都能应对自如,在这个所谓的聚会上,和一些大老板,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有说有笑,还不忘了关心一下和他一同来的莎拉,这是一个不怎么明了的情节,可能是一次兼职?

     “不…没事…然后还要去哪里吗?”莎拉努力撑着头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的太多酒的缘故,还是心理有其他事情,不适应这样的场合。

     “看到年轻那一伙了吗?等会他们会决定这个事情,你见机行事,就是不知道我的话是不是多余。”旺杜很无奈的说道,不过很快就想到了其他,接着开口:“我是碍事的人,早早回去比较明智,你说呢?”

     “这次的费用,我该付多少?”莎拉没有看旺杜的表情,而是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喂喂。”旺杜摇摇头,想笑又不想笑,很是纠结,但是出于他和莎拉的现实关系,他只能说道:“我的脸皮可没厚到那个地步吧。”

     莎拉和旺杜还在交流着一些事情,他们并不知道在这个所谓的酒吧,会出现一些人,一些事,脱离了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