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味觉之战
    他来到餐桌的边缘,似乎是为了感受林可颂的存在一般微微朝着她的方向倾下身来。

     那一刻,林可颂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江千帆的视线正好与她错开,可是他俊美的五官却如此地贴近,心绪斐然。

     他将餐盘放下,那竟然是堆成三角锥型的红色的冰糖葫芦。

     这一整个餐单,都是林可颂第一次在后厨中见到江千帆的时候他所做的。

     只是那一次,她喝了八碗薄荷白菜汤,别说主菜,就连前菜她也没尝到。

     江千帆什么也没说,静坐在了她的对面。

     日光轻柔地落在他的脸上,仿佛所有的漠然与冰冷在此刻消融。

     林可颂抬起勺子,小心翼翼地舀起其中一颗,送进嘴里。

     甜味,酸味,略有些涩口,这些是糖衣与山楂的味道。当冰淇淋的清甜在舌尖蔓延开来时,那一瞬思绪就像破茧而出一般。

     明明有九颗糖葫芦,对于她而言却仿佛只吃到了一颗一般。

     一模一样的味道,就好像命运的轮回。

     当她放下叉子,对面的江千帆表情如故。

     “我以为这一次的午餐是您对我的考试。”

     林可颂看着面前的江千帆,曾经她觉得他就像悬崖峭壁一般渴望而不可及。

     而今,他在离她那么接近的地方,尽管面无表情,却有着美好的风度。

     “那么你尝到了什么?或者又想到了什么?”江千帆淡淡地问。

     “其实我第一次在后厨看你做鹌鹑鹅肝的时候,就很好奇,到底你最后浇在那道菜上的汤汁是什么。今天,我吃到了,才明白那根本不是什么汤汁……而是苹果汁。”

     “如果是三个月之前的你,未必能尝出这是苹果汁。你成长了,可颂。”

     “然后……我开始思考你到底是怎样把冰激凌灌入山楂里面的。这真的很精巧,如果多了,奶油的味道会破坏水果与糖衣的平衡。如果少了,山楂的酸涩会占据主导地位。”

     “这种平衡并不是一蹴而就,需要不断地尝试。但是今天,你只需要感受它们的味道。”

     林可颂又舀起一颗糖葫芦,放进嘴里,眼睛眯了起来。

     暖洋洋的日光,对面养眼的男神,口中味道甜美带着点点酸味的糖葫芦,人生似乎不可能再更完美了。

     “你曾经说,冰糖葫芦就像暗恋的味道。”

     “如果每一场暗恋都是这样的味道,我希望自己永远不要醒来。”林可颂耸起肩膀笑了起来。

     她很少像现在这样在江千帆的面前笑过。

     “那么记住此刻你的味蕾所接触过的所有的味道。记住此时此刻的心情。带着这种感觉去面对所有的对手和问题。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虽然你是我的学生,但不要试着变成我。”

     “那么我该变成怎样?”林可颂问。

     她对他不再仅仅是敬畏而已。

     很多时候,她觉得自己就像是穿越了层层云雾终于撞入了他眼中的湖泊里。

     “成为林可颂。还记得我说我喜欢你吗?”

     他的声音淡淡的,仿佛流入杯中的冰泉,小小的一个漩涡,酝酿着不同寻常的悸动。

     “是的。”林可颂紧张了起来。他想要说什么?他想要问什么?

     “你的思维乱了。所以暂时忘掉它。”

     江千帆微微垂下眼,日光在他的眉眼间错落有致。

     只是那一刻,林可颂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迅速地收紧,疼痛悄无声息蔓延开来。

     “因为这不是选择题,也不是借由和一个人在一起来忘掉另一个人。”

     江千帆一直很透彻。

     “我会一直在你的身后。所以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害怕。”

     林可颂抿起了嘴唇。

     其实这句话,胜过一千一万遍的“我喜欢你”。

     那一刻,她希望,这天的午餐,永远不会结束。

     成为林可颂……到底怎样的自己才是她想要成为的自己?

     当“大师秀”正式开始的那一天到来,赛委会派出了专车前来江千帆的别墅接走林可颂。

     早晨六点,她与江千帆坐在桌前吃着中式的早餐,梅尔在一旁念着今日要闻,妮娜就候在江千帆的身后。

     一切和之前的三个月没有什么不同。

     “江先生,时间快到了。”赛委会派来的工作人员提醒说。

     江千帆放下筷子,不紧不慢地擦了擦嘴,站了起来,走向门口。

     林可颂跟在他的身后,来到门前,看见了那辆三个月前送他来到这里的黑色商务车。

     这样的场景,让她恍若隔世。

     “去吧。”

     江千帆的送别简洁超出林可颂的意料。她以为他会叮嘱她怎样平心静气地应对一切,或者在烹饪技巧上应该再注意一些什么。但是他的表现就好像是送她去纽约一日游般的简单。

     但仔细一想,这才是江千帆。

     他没有那么多婆婆妈妈的小细节。他想要教她的以及需要对她说的话,在那三个月里,已经都对她说过了。

     “再见,江先生。”

     林可颂低下头,坐进了车里。

     三个月的指导期结束了。她即将回到叔叔那里。在这其间,她仍旧可以与自己的导师见面甚至获得指点。但是,这在比赛过程中却是禁止的。

     听着行李被送进后车厢,后车盖落下的声响仿佛切断她的神经。

     她转过头,看着江千帆双手撑着盲杖站在门口的身影,忽然有一种预感。

     无论自己去到哪里,这个男人都会看着她。

     “这是新的□□。”开车的男笑着看了一眼后视镜,“你很紧张吗?”

     “虽然我的导师希望我去享受这个过程,我还是会忍不住紧张。”林可颂不好意思地说。

     “哈哈,江先生确实是一个淡泊名利的人。他从不会像其他人一样为了一点点的赞美费尽心思,但每一次只要他推出新的菜色,就会自然而然让人趋之若鹜。不过,在这个行业里,也一定有不少人希望看见他从云端掉下来,人的嫉妒心总是这么可怕。”

     林可颂的拳头握紧,“如果我失败了,会让他很难看吗?”

     “哈哈,别担心。你只需要尽力,别做最后的吊车尾就行。如果有人会因为你的失败而抨击他,那么一定会更多的人站起来维护他。他的眼睛看不见,本来让他像其他的大师那样教导学生就是一件不公平的事。”

     林可颂张了张嘴,后面的话还是没有说出来。

     她的名誉,已经和江千帆联系在了一起。

     车子离开了这个宁静的别墅区,驶向市区。

     他们来到了“大师秀”的举办会场,雷德文森大酒店。

     林可颂从赛委会那里领到了一个属于她自己的名牌。她将它别在身上,走进了电梯。

     “嘿!可颂!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布鲁!是你!”看到熟悉的脸孔,林可颂的心里也安稳了许多。

     布鲁哈哈笑着,对林可颂说:“我的爷爷还有贝尔夫人会来为我加油。你呢,可颂?”

     林可颂愣住了,她低下头来笑了笑:“我在这边的亲人只有我的叔叔而已。他是一家华人餐厅的主厨,平时很忙,所以……”

     还有林小雪,不过她不认为这个堂妹会来为自己加油。

     “没关系,我知道有一个人一定会来。”布鲁拍了拍林可颂的肩膀,眨了眨眼睛。

     “谁啊?”

     “秘密。”

     电梯到达了酒店的顶层。工作人员将他们引到了一扇会场大门前。

     当厚重的会场大门被徐徐打开的时候,林可颂忽然紧张了起来。

     明亮的灯光,鼓掌的观众,这一切都让林可颂不适应。

     这是一个用演讲会场改造成的比赛现场。会场的中央是十个独立的光洁白瓷台案。

     台案上放着刀架、案板,台案的下方是一体式的烤箱。

     会场被观众席环绕着,这让林可颂想到了大学时代的阶梯教室。

     随着参赛选手陆续如常,鼓掌声也是此起彼伏,观众们的热情十分高涨。

     林可颂环顾四周,忽然有一种不清楚自己身处世界何方的迷茫感。

     甚至于头顶的灯光让她睁不开眼。

     她抬起手来,挡在眼前,仿佛天花板将压面而来。

     “可颂!可颂!每一个工作台上都有参赛者的名字!找找你的名字!”布鲁在不远处小声提醒着她。

     林可颂这才晃过神来,她在最后一排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然后站到了工作台前。

     她这才发觉,除了基本的炊具之外,工作台上还放着一个平板电脑。

     她吸一口气,调节自己的呼吸,侧过脸来的时候,竟然发觉观众席上有人忽然拉开了红色的横幅。

     醒目的中国字涌入林可颂的视线之中:可颂,加油!

     她惊呆了,竟然是叔叔和他的朋友们!

     他们的表情看起来十分兴奋,不断向着林可颂比划着大拇指。

     她知道,这样的场面放在电视上一定会有点滑稽,但此时的她却觉得感动。

     而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坐在叔叔身边的人竟然是宋意然。

     他的坐姿优雅,左腿架在右膝上,十指相扣,慵懒地搭在腿上。

     即便隔得很远,她也看出来他在笑。

     如果是平常,这家伙一定会觉得坐在横幅的旁边很丢脸,像是失去理智的粉丝什么的。

     但是此刻,他就像是她的守望者,淡然自若地看着她。

     一直以来,她都是这样默默地看着他,无论他做什么,无论他身边站着什么人。

     今天,她终于有一种自己成为他世界中心的感觉了。

     那是一种奇妙的晕眩感。

     叉子敲击酒杯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向工作台的最前方。

     《美食纽约》的主持人安娜丽斯穿着一身银色的短裙,优雅又性感地向摄影师眨了眨眼睛。

     她清了清嗓子,现场骤然安静了下来。

     “早上好,先生们,女士们以及诸位心情忐忑的参赛选手们!欢迎大家来到由《美食家》杂志、全美美食联盟以及我们《美食纽约》节目共同举办的‘大师秀’。”

     安娜丽斯停了下来,用高深的目光看向所有参赛选手,接着抬起头来看向周围的观众,掷地有声地说:“如果你们之中有谁认为这只是一场以米其林大师为噱头的甚至于提前编派好剧本的电视节目的话,我只能说你们大错特错。大门在那边,如果要离开,我不会拦着你。当然,观众的入场费是不退回的。”

     林可颂好奇了起来。在这之前,她也认为这其实就是一场电视节目。

     “‘大师秀’是绝对专业的。这种专业性不仅仅体现在诸位面前的工作台,是完全的高级餐厅配置,也包括这场比赛的评委。我们的评审将是由十二位专业人士组成的评审团。当然,评审团的主席是大家都已经见过的业内最权威杂志《美食家》的主编温斯顿先生!”

     话音刚落,身着西装戴着领结的温斯顿信步来到了安娜丽斯的身边。

     他的脸上不再是海选那一日的和蔼笑容,显得严肃而冷酷。

     “我相信,今日的参赛选手中每一个人都被我说过‘不想再见到你’或者‘你不适合美食界’之类的话。不过,这样的评价存在于过去,我希望你们能扭转我的观念!我是一个严格的评审,一道菜,光有好的卖相是不可能征服我的。完全展现你们对食物的理解、创新的能力以及烹饪的技巧,是这场比赛中我对你们唯一的要求!”

     林可颂莫名紧张了起来,不仅如此,就连观众也安静下来。

     接着被介绍出场的包括美食协会的主席戴维、美食鉴赏家卢克、六家星级餐厅的拥有者勃朗特夫人,当安娜丽斯念出“韩斌”的名字时,这让林可颂也微微惊讶了起来。

     评委名单里还包含了墨西哥餐厅主厨、韩国餐厅主厨、日本餐厅主厨甚至于来自澳洲的烘焙大师。

     这确实是专业到让人望而生畏的评审团。

     “每一位参赛选手都被要求准备十二人份的餐点。每一个评委都将为你们打分,十分为满分。赛委会将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取平均分作为每位参赛选手当场比赛的最后得分。比赛过程中将不会有任何一位选手被淘汰,积分最高的就是本场比赛的最后赢家。为了保证评审打分的公正性,他们将不和观众一起参观比赛的整个过程,而是坐在独立的小间中,不受他人干扰地对每一个人的作品做出评价。参赛作品,只有编号没有署名。除此之外,所有参赛选手的导师将不会被邀请成为本次比赛的评委。所以观众以及美食界的同仁们不需要因为一些大师级别的人物竟然没有出现在评审团里而感到遗憾。因为很有可能他们的代表作将会由这十位参赛者精彩呈现至诸位面前!”

     安娜丽斯十分认真地解释了比赛的打分以及积分制度。

     刚才还一脸严肃的温斯顿主编缓缓露出了一抹笑容,仿佛刚才的冷言冷语都是他的恶作剧。

     “但是今天你们将不会用到任何餐具。因为‘大师秀’的第一场比赛,考验的并非你们的厨艺,而是味觉。”温斯顿主编笑着看向所有的参赛者。

     没有任何人露出惊讶的表情,倒是观众席上议论纷纷。

     林可颂想起了那八碗薄荷白菜汤。

     江千帆几乎将三分之一的时间都花费在了引导她去体会不同食材相互作用之下的味道。

     “我们都知道,品酒师能够凭借一小口的尝试鉴别出红酒的产地、年份、质地。闻香师也只是嗅一嗅就能感受到香水中所含的香料甚至于比重。同样的,一位厨艺大师只需要尝一口食物,也能区分出所用的食材甚至于烹饪的流程和时间。当然,今天我们的要求并没有那么高。诸位参赛者的台面上将摆着的各种饮料、餐点中的食材分辨出来,通过你们面前的平板电脑进行作答,系统将自动为你们计分。这场比赛的时长只有三十分钟。”

     这时候,有工作人员推着推车来到他们的面前,将各种各样的食物包括果汁、布丁、蛋糕、烧烤等等一一端上了他们的工作台。

     安娜丽丝很善意地提醒所有人:“请大家千万记住,每一种食物所用到的每一种食材都必须回答正确。哪怕是盐或者水等等在诸位看来理所当然的食材,都别忘记要填写进去。任何漏答或者错答的情况都无法算作正确。我们的电脑系统将按照诸位回答正确的排名来打分。也就是说,诸位在有限的时间里答对的次数越多,分数也就越高。”

     林可颂看着整整一个台面的食物,完全眼花缭乱的感觉。这些食物,就算只吃一小口就能辨别出所有的食材,半个小时也能把人吃撑。更何况能够像江千帆那样只吃一口就完全洞察一切的人……根本不存在吧。

     林可颂侧过脸来,看见布鲁露出苦恼的表情。上一次鉴别蒙哥马利制作的魔鬼饮料,林可颂就赢过了他,不知道两个月过去了,他有没有进步。

     林可颂本来以为参赛者大多数都是美国人,但是没想到除了布鲁之外,还有法国人、意大利人、墨西哥人、希腊人、几内亚人等等。大家肤色各异,行为风格也是大不相同。

     安娜丽丝抬起了手,笑着对所有人说:“当我的叉子再度敲响我的酒杯时,就是比赛开始的时候。”

     整个会场顿然安静下来,鸦雀无声。

     林可颂和其他参赛者一样,已经握住了勺子和叉子,低下头来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她的心脏跳动着,血液膨胀着。

     她的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惶恐,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的味蕾是否依旧敏锐如同江千帆在她身边的日子。

     清脆的声音在这片空间中回荡着。

     所有观众安静了下来,屏息凝神看向十位参赛者。

     林可颂周围所有人都低下身去,开始品尝食物。

     林可颂在安娜丽斯介绍比赛规则的时候就在观察桌面上的餐点。她知道自己不能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用料复杂的东西上,比如说面前的番茄塔,里面的填馅肯定很丰富,要一一辨认出来绝对不易。

     所以她首先选择了不远处的牛奶布丁。首先将勺子从最顶端深入最底部,确保所有的食材都在勺中,林可颂将它含入了口中,一层一层剥离其中的味道:鲜奶、鸡蛋、砂糖、淡奶油、棉花糖、蓝莓、百香果……等等,这种独特的香味是什么?

     林可颂皱起眉头在脑海中思索。

     是麦香!是小麦的香味!

     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忽略这种香味。

     林可颂心里冒出一股冷汗。即便是最简单的牛奶布丁里也藏着这样的陷阱吗?

     她又吃了两勺,确定没有其他味道了才在平板电脑上勾选答案。

     当回答正确的提示出现时,她总算呼出一口气来。但是她惊讶地发现,自己在十个人中紧紧排列第六位。也就是说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有五个人分辨出一道菜的材料了。

     她不能再这样患得患失犹犹豫豫,否则第一场比赛就会让她失利了。

     江千帆说过,她拥有高超的味觉。

     她选择相信江千帆对自己的评价,她决定要相信自己。

     抓过一个甜甜圈,这是在流行最为广泛的点心之一,它的用料就算再多也不可能复杂到媲美一道牛排。

     林可颂在十五秒钟之内尝出了里面的用料,当她填写完答案之后,发现自己终于上升到了第五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