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峰回路转(1)
    85_85565消沉了一晚,到了第二天林初戈情绪仍然很低落,垂头丧气一句话也不说,安安静静靠在沙发上呆呆地望着白茫茫的天花板,胸口几乎无起伏,仿佛是一具停止了呼吸的艳尸。

     莫行尧心中像倒了桶浓稠的胶水,五脏六腑粘成一团,黏黏糊糊说不上来什么感受。他进厨房端了一杯热牛奶出来,走到沙发旁把牛奶递给她。

     林初戈牵动面部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一夜未睡皮肤苍白得像白瓷,白瓷上描着一双暗淡无光的眼,衬着青黑的眼圈更显憔悴。

     她敷衍似的喝了两口,玻璃杯回到他的面前,他叹了口气接过杯子放在茶几上,不满溢于言表:“你和我分手的第二天一样照常上学,现在为了一个女人不吃不喝?”

     林初戈感到好笑却笑不出来,僵着脸说:“分手那天我哭了一整晚,眼睛都快哭瞎了,我妈看到又在一旁冷嘲热讽……回想起来,我也很奇怪我当时哪来那么多的眼泪,为了爱情就能哭一晚挺可笑的。”

     他仿佛坐在过山车上,一会接近云霄一会摔下悬崖,心情忽上忽下只因她一句话。

     他闭口不语,她偷偷地觑他一眼,微皱了下眉挪动着身躯靠近他,环住他窄瘦精实的腰腹,脸偎在他胸膛上软语呢喃道:“你又不理我……”

     莫行尧扫了眼她乱蓬蓬的头发,甚为无奈地将她抱到大腿上,下颌搁在她肩头闻着清淡的香气,两条手臂缠着纤瘦腰身把她抱得紧紧。他们好似双人石雕,又像严丝合缝镶嵌在一起的钻石与戒托。

     这一刻,林初戈全身心地依赖着他,有一个人时刻陪伴着她安慰她从不生她的气一味地包容她,什么自尊面子都不再重要。

     “大学时我认识了谢慕苏,将近十年,她和方苓同班,一开始我有些讨厌她,因为我和方苓两个人从小就认识,亲密无间很少吵架,突然横插-进来一个陌生女人,我觉得唯一要好的朋友被她抢走了。”她问,“很幼稚吧?”

     他摇了摇头,她继续道:“后来发生了很多事,就慢慢接受了她,我听方苓说过谢慕苏的家庭,但没想到是因为林雅季她父亲才会抛弃她们母女。”她苦涩地笑了笑,“这种话由我来说有些假惺惺的感觉。”

     她讲起往事,大学时年幼时的,都是他不曾参与过的人生阶段,他耐心地倾听,必要时字斟句酌地安慰她。实诚地说,无论是谢慕苏还是林雅季,他都不同情,若不是因为林雅季是她的母亲,他根本不想查那些陈年旧事,实在担心会影响到她的心情,令她再度自我厌恶瞧不起她自己。

     一宿未睡,说累了她便在他怀中睡着了,莫行尧抱起她推开卧室的门,将她放在床上才替她掖好被角,手机铃声又把她吵醒。

     莫行尧只嗯了一声通话就结束,林初戈眨着眼疲惫地问是谁。

     他答道:“双牧,他和谢慕苏待会过来。”

     林初戈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穿了衣服趿着拖鞋踢踢踏踏跑到客厅,心神不宁地坐在沙发上等待他们。

     以谢慕苏的性格不会这么快就原谅自己,但她愿意主动来找她是一种好的迹象。

     二十分钟后,方苓同他们一起走进来。

     宁双牧进门就说:“抱歉,慕苏昨天一时控制不住情绪。”话虽是对林初戈说的,眼睛却看着莫行尧。

     莫行尧固然生气,但明白怎样都怪不到宁双牧的头上,因而道了句别放在心上。林初戈稍微想想自己对宁靖元的厌恶排斥,便能理解谢慕苏有多么恨林雅季,抿了抿唇没有吭声。

     三个女人互相看了一眼,林初戈说:“去书房谈吧。”

     公寓不过九十来平,小书房占据了十平米,映入眼帘的一面墙被凿空,整齐地摆放着满墙的书籍,一张桃木书桌,一把黑色转椅,两把花梨木椅,再加上三个女人,这一隅之地更有一种逼仄之感。

     三人都不说话,默然地站着,气氛沉闷,像夏季大雨前潮湿燥热的晌午。

     漫长的寂静后,谢慕苏先开了口:“我不是来向你道歉的,就算我们是朋友我也不会原谅你的母亲。”

     她双眼肿得像核桃似的,面容冷淡,方苓动了动唇,残余的理智令她强压下嘴边的话,说再多也只是火上添油,人人都固执己见,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道德什么是不道德,白纸黑字的金科玉律也只是人定下的,随着时间的变迁会被推翻被更改,没有绝对的对与错。

     林初戈坦然地说:“我知道。”

     谢慕苏定定地凝视她,自嘲地一笑:“那你知道我很讨厌你吗?你的母亲破坏了我的家庭,我喜欢的男人与你有血缘关系,而你十年来遮盖了我的光芒,我们形影不离,别人总会把我和你放在一起做比较,我处处不如你像衬托红花的绿叶一样。我讨厌你嫉妒你,但又发自内心地敬佩你羡慕你。”

     一连串的话像鞭炮般刺耳迅疾,林初戈觉得讶异又荒唐,刚认识时自己虽然对谢慕苏抱有敌意但不久就烟消云散,真心诚意地视她为朋友,可她竟会讨厌自己。论学历相貌家境男友谢慕苏都不输给她,母亲恨不得她去死,父亲视她们母女若敝屣,她有什么地方值得谢慕苏嫉妒的。

     林初戈下意识地看向方苓,她们自小就认识没少被人拿来比较,可长辈同学们谈起此类的话题无论对谁都有褒有贬,并未偏袒任何一方,没有哪一个人是完美的,皆是缺点与优点并存。她们都不喜欢被人当作话题议论,可方苓并未因此而讨厌她。

     “关于你父母的事,对不起。”林初戈咬了下嘴唇,无论怎样是她母亲有过错在先,她能说的唯剩对不起,而所谓的绿叶红花,她从不认为谢慕苏比不上自己。

     惊觉自己过于失态,谢慕苏讷讷道:“你什么都没做不用道歉,我父亲也有责任,我接受不了他是那样的男人就迁怒于你……”

     方苓听见谢慕苏如此肺腑之言,心知她已经消气了,只是拉不下脸来道歉。昨夜谢慕苏在电话里指责她袒护林初戈,她认为不是当事人谁也不了解实情,谢慕苏父母离婚时林阿姨才刚刚生下林初戈,一个单身母亲分-身乏术,单方面地把责任都归咎到女人头上未免太武断且有失偏颇。

     她如惯常那般用洪亮的声音说:“既然话说清楚了,我们就不聊那些糟心事了,谈点别的吧。”

     谢慕苏笑笑,即使她努力忽视过往、不计较林雅季与林初戈的血缘关系,心里的疙瘩一时半会也消失不了。

     东拉西扯聊了一会,谢慕苏和宁双牧一同离开,方苓逗留片刻也回了家。

     林初戈拖着两条沉重的腿进了卧室,笔直地瘫倒在床,像打了一场恶仗的士兵般,心理乃至生理都倦怠不堪。

     莫行尧虚揽着她肩膀扶她坐起来,右手擎着一块面包喂她吃了两口。

     “喂小孩似的。”她咕哝了一句,径自拿过面包送到嘴边咬了口,话锋一转道,“谢慕苏说她很嫉妒我。”

     莫行尧坐在床沿边,淡声道:“你这么完美,她嫉妒你很正常。”

     她哭笑不得,满腹牢骚不知该如何倾诉。

     男人素来秉承着“一朝是兄弟,一生是兄弟”的理念,只要没有杀父夺妻之仇彼此间好得穿一条裤子,不会吵架只会打架,个个都认为自己帅绝天下,人人都嫉妒他而他不会妒忌旁人。但女生间的友情掺杂着许多特殊的情绪,谢慕苏讨厌她,林雅季讨厌她,两个关系亲密的人都对她产生同样抵触的情感,她活得真失败。

     她自言自语似的说:“我从小就很讨厌林雅季,有时甚至恶毒地希望她去死,可她去世的那天我又很难过……她患了肺病,害怕传染给我一向把房门反锁,饭也很少吃,我打电话给方苓的母亲,请她劝林雅季去医院,劝了很久我妈才松口同意,她从房间走出来时瘦得像皮包骨头……”

     他一手包住她手掌,一手轻缓地拍抚着她的后背,她眼睛酸胀,闷闷地说:“我想这就是报应吧,她做了不道德的事。但她品性再卑劣,再作践她自己折磨我,我再恨她,她是我妈这一点无法改变。”

     辩驳,争吵,倔强地坚持自己的想法,亦或是离家同父母脱离关系,都无法斩断相连的血脉,像是烙印一样。

     莫行尧沉声道:“人无法选择出身,也无法干涉他人的思想与行为,你母亲的所作所为与你无关。”

     林初戈应了声,在心底说了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