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与子偕臧(3)
    85_85565天快亮时,莫行尧才回来。林初戈什么也没问,莫行尧心知她不关心也未多说,将顺路买回来的早点放在饭桌上,只字不语踱进浴室。

     林初戈抽出一把高背椅,一边拿起纸杯一边坐下,温热寡淡清水一样的豆浆流入喉间,荡起丝丝暖意,牙膏浓郁的薄荷味被豆浆淡薄的余香掩盖。

     墙上的电子时钟滴滴地报时,窗户关得不严实,茶几上多余的大红请帖被带着草木清新气味的凉风吹落在地,零零落落像一地的碎锦,林初戈趿上拖鞋走到窗户前,窗帘飘飘拂拂直蹿到脸上来。

     关上窗,回到饭桌前,林初戈刚拿起喝了几口的豆浆,便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斜眼望去莫行尧拿着一条白色棉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步步走来。

     似有似无的清凉的须后水气味钻入鼻腔,他定住脚,歪身在她右手边的椅子坐下,棱角分明的脸上深沉漆黑的眼藏着一分锐利,日光灯照得这双眼出奇明亮,像荷叶上反射日光的清露,眼珠一转便敛去锋芒。

     林初戈立起身步至他座椅后面,从他手中接过毛巾帮他擦头发。

     “周末我想出去转转。”她说。

     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他有些不置信地问:“现在?”

     林初戈嘴角一牵:“怎么,觉得我冷血无情,生父被拘留我还有心情旅游?”

     莫行尧摇头,转过身擎住她右腕正想分辩,林初戈抢白道:“谢慕苏刚才打来电话告诉我她的公公已经安全到家,你们真是厉害。”

     她把毛巾搭在椅背上,倒退一步目光投向黑色洒银印花墙纸,心想,这世道能颠倒是非的两样东西是金钱和权势,拥有其中一种就足以抹去违法者的所作所为,劣迹斑斑的恶人获得新生,被粉饰为清白守法的好公民。于情于理,她都希望宁靖元受到应受的处罚,可即使是这桩心愿也达成不了。

     莫行尧想了想还是不作辩解,他并没出什么力,也不愿因为无关紧要的人事同她争吵。只问:“你想去哪里?”

     林初戈和他想得一样,平复了心情,顺势下台阶将那不愉快的话题带过:“我想去有海的地方,不要太远,最好在本市。”

     岱城城郊濒临大海,虽然够不上著名旅游景点,但环境清幽景致宜人,足够打发周末。

     两个人暂时忘记琐碎家事,权当放松一下,轻装简从,一人带着一个装有衣服和护肤品的小行李箱乘上驶向澜湖景区的大巴。

     汽车驶在一条坎坷不平弯弯曲曲的道路上,车厢无休无止地颠簸着,空气闷热得紧,有小孩晕车惹得邻座爱干净的女乘客嗔怪了一声,四周的人或掩着鼻抱怨,或关切地递上纸巾,人声嗡嗡仿佛车内寄居了一窝蜜蜂。

     猛风灌进来吹散了燥热与酸腐的胃液气味,喧嚣声渐渐平息下来。

     莫行尧多年未乘坐这类交通工具,坐飞机也只考虑舒适度不计较价格,一时很不自在。

     林初戈觉察出来,笑问:“莫先生,你有什么感想?”

     莫行尧顿了数秒,说:“好像小学生春游。”

     林初戈一下子笑出声,肩膀微微发颤,声线战栗地扮演辛勤的园丁:“后天回家记得写一篇八百字的游记。”

     莫行尧拉过她一只手放在膝盖上,拇指摩挲着她掌心,配合地道:“写完了林老师有什么奖励?”

     她轻佻地笑,双眼弯成娥眉月,刻意用暗哑的声线附在他耳边放荡地问:“教你‘阴阳十二式’怎么样?”

     笑意似蘸了水的胭脂于他唇角缓缓晕开,莫行尧偏着下颌靠近她,林初戈笑盈盈地躲着,身躯随着车厢一摇一晃:“大庭广众的……”

     正撩惹着,忽然从后座飞来一袋方便面,随即洪亮的争吵声在车厢内响起来。

     “这是老子买的!”

     “放屁!你买的你早就吃完了!”

     “东西全放在你包里,谁知道你偷没偷吃?!”

     ……

     林初戈想,还真是小学生春游。她俯身拾起掉落在地的方便面递给莫行尧,扭头看向窗外,隐隐约约望见旅社的流线型建筑。莫行尧心领神会,神色淡淡地侧身将手上的东西还给后座高中生模样的男孩。

     男生之一长得虎头虎脑,宽脸阔腮小眼睛,气质丝毫不颓废却留着艺术家一样的长发,长长的刘海遮住了额头和眉毛,接方便面时瞥了一眼莫行尧手腕间的表,珐琅表盘边缘用錾刀雕出金丝纹路,似一条金龙盘踞在外框。男孩忘了争吵的那一茬,凑在同伴耳边嘀咕了一句。

     他同伴小声道:“应该是精仿表吧,不然买得起这么贵的表为什么会坐大巴……”

     莫行尧听见他们这般议论自己也没生气,往林初戈身旁挪了挪,悄然问:“我高中时也像他们一样……”停了一停,“单纯?”

     林初戈立即反驳:“那我怎么会喜欢上你。”

     他眉毛一挑,低低地笑道:“我也喜欢‘上’你。”

     仿佛被滚热的气流灼伤了似的,脸颊火辣辣的,她别过头骂道:“不要脸,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与方才说着孟浪言语的女人判若两人,莫行尧暗暗地在心里感慨,翻脸如翻书。

     抵达目的地,两人在景区附近的酒店开了一间房,把行李箱放进房间后,一齐下楼去海边。

     时值初夏,正是一天之中日光最毒热的时候,走了一会,林初戈被日头刺得眯起眼,眼前白花花一片,心里打起退堂鼓,她是来享受的不是来受罪的。

     她刚要对莫行尧说回酒店,却听右前方的汽艇上有个男生扯着公鸭嗓朝这边喊:“美女,一起玩汽艇吧——”

     迎着太阳看不大清说话之人的长相,林初戈只当是大胆又无聊的年轻男生,没有理会。莫行尧却记得这道声音的主人就是大巴上坐在他们后座的那个长发男生,心里陡然升上一丝不悦。

     他微抿了一下唇,偏过头端详身旁的女人,他的妻子。素净的脸白中透着淡粉,一袭白裙,绵柔的面料薄且透,如笼雾罩云,修身的设计托出起伏诱人的曲线,仿佛嵌在这秀丽山水画中,自成美景。

     他莫名地更恼火,自己的妻子漂亮如斯本来是一件值得高兴面上有光的事,然而他有一种自己的人被豺狼虎豹时刻觊觎着偷窥着的气愤。

     林初戈丝毫没有发觉他的情绪变化,对他说:“我们先回酒店吧,等太阳小点再出来。”

     莫行尧静默地点头,扣住她手掌往酒店走。

     酒店正对着碧蓝的大海,双人套房窗明几净,从窗口望出去,卷着白色泡沫的浪花有一下没一下拍打着金棕色的沙滩,游人如蚁,红日炎炎地挂在海一样蓝的天空中,吹进来的海风带着些微的腥气。

     下午坐车时后背出了一些汗,林初戈回到房间从行李箱里拿出换洗的衣服,斜眼瞟向莫行尧,一身黑衣的男人拧着眉端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放置着一台黑色笔记本,丝质衬衫袖口的扣子解开,露出凸起的腕骨,背着光一片阴影扫在他高挺的鼻梁和微陷的眼窝,令他侧脸的线条越发立体。

     她后知后觉他心情不佳,忍下调戏的俏皮话,抱着内衣外衣站在房间中央自我反省了一番,自己似乎没有触他逆鳞。

     他突然扭头向她一瞥,见她傻愣愣地望着自己,心情不由好上一分,莞尔道:“在想什么?”

     林初戈边晃脑袋边回他一笑,拿着衣服去浴室。待她洗完澡,莫行尧合上笔记本随手捏着几件干净的衣服进了浴室。

     晚霞似火,天边的残云泛着一圈黑边,仿佛烧着了一般,天色渐渐暗淡起来。林初戈无所事事,躺在沙发上一面剥着在楼下水果店买的葡萄,一面看电视。

     过了一会,莫行尧从浴室走出来,林初戈听见脚步声只快速地溜他一眼,便转过头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上躯体笨重摇摆着臀部的大白熊。

     莫行尧瞧了瞧那头一脸蠢相的白熊,闷声问:“你喜欢熊?”

     林初戈懒懒地横卧于沙发,黑色长裙的领口滑到腋下,莹润的削肩裸-露在燥热的空气中,两种颜色掩映对照,黑的愈黑,白的愈白。

     她狡黠地眨眨眼,乌亮转动的眼中尽是水光,嘻嘻笑着说:“喜欢——因为像你。”

     屏幕中的熊适时掉过身来,黑豆似的眼一瞬不瞬注视着镜头,呆模呆样。

     莫行尧一瞥就掉转目光望向林初戈,质疑道:“像我?”

     林初戈笑不可仰,一颗剥了皮的饱满的葡萄只咬了一口,冷不丁被笑得花枝乱颤的女人掐破,汁水霎时淋漓四溅,似白色画布上绽放了几朵紫丁香,紫红液体从尖细的下颌迤逦至皎白的颈项,留下一道细细淡淡的紫痕。

     “坐没坐相。”莫行尧走过去从行李箱里拿出一条干净毛巾,控制着力度慢慢擦拭她脖子上的葡萄汁。

     林初戈垂眼看他,白色衬衫没有扣上一粒扣子,穿深黑西裤,半蹲在她面前,贴身的布料勾画出紧绷的肌肉,精实分明的腹肌沁着零星的水珠,皮带扣闪着金属制品的银光,整个人像一把出鞘的剑,锋芒不敛,处处透着卓然的风姿。

     莫行尧把毛巾往桌上一丢,在沙发另一头仅存的空间坐下,打开笔记本正要继续工作时,一只瘦伶伶似无骨的腿跷上他的膝盖。

     女人眉梢眼角酿着道不明的风情韵致,薄薄的粉唇开合不迭,声线清越宛若泉水激石:“六寸长篙撑,桃花潭将露……霪雨洒春耕,行入潭深处……”

     她念一句,身体便向他移动一点,直至近在咫尺,直至坐到他腿上,茑萝一般的手臂攀着他肩膀,荡秋千似的止不住晃悠着白细的小腿。

     啪地一声关上笔记本,莫行尧眼睛透亮似一团黑火,轻巧地握住她的右脚踝,手臂顺着柔滑的长腿游弋到裙底。

     天色逐渐暗下,星星一闪一闪像困倦的人的眼睛,一*海浪拍击着岩石,一声紧似一声,白色泡沫黏附在岩壁,久久不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