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故人重逢(1)
    85_85565上班途中下起了雨,林初戈开车抵达公司时,雨势未减,反而越下越大。

     雨水噼里啪啦打在头顶的伞上,像年关时的炮竹声,凉丝丝的微风拂过脸颊,已有秋意,她将垂落的发丝别在耳后,进了卓信的写字楼。

     台阶上正有人在收伞,她闪躲不及,被甩了一胳膊的雨水。

     那实习生看清是她,手足无措地站了会,见林初戈低头在包中翻找纸巾,才后知后觉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想递给她又不知为何犹豫不决。

     待她擦干衣服上的水渍后,年轻男生讷讷道:“林、林总监,对不起。”

     林初戈摇摇头:“没关系。”

     她拿起雨伞朝电梯走去,电梯内站满了人,嗡嗡晃动着向上升。

     有个脑满肠肥的秃瓢男不时向自己这边挤,费力地挪动着笨重的身躯,口中也没闲着:“听说新总经理今天走马上任,林总监能透露点内-幕消息么?”

     男人毛毵毵的手臂上沁着一层黏腻的液体,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林初戈蹙了蹙眉,把手提袋和雨伞隔在两人中间。

     “公关部又不是情报局,有什么内-幕可透露的。”

     卓信的老总前一阵子被调离,这新总经理上任的口风不知吹了多少天,直至今日也没见谁来接下烂摊子。

     男人没再发话,人群中安静片刻,一道尖锐而陌生的女声响起:“陆总没告诉你么?”

     林初戈盯着不断跳跃的红色字体,闻言一笑:“没有。”

     电梯门叮地打开,立锥之地中的人即刻少了一大半。

     她呼出一口浊气,往角落挪了点。

     这栋写字楼建于七年前,地下地上共二十五层,在摩天大厦如云的经济都会岱城中,并不算起眼。林初戈的办公室在十五层,等待了数秒,眼前的门再次打开,她迈腿走了出去。

     进了办公室,黑桃木桌上堆满如山的文件,她在舒适宽大的转椅坐下,拾起一份项目部传真过来的企划方案表,只看了一行字,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铃声大作。

     助理尽职尽责地通知:“总监,新任总经理已到公司楼下。”

     林初戈说:“我知道了。”

     她并不关心未来的老总是何人,但人在江湖混,表面功夫还是得做做。

     她乘电梯下楼,卓信的员工都伫立在大堂两旁,生生为即将到来的总经理劈出一条人路,模样滑稽得一如古时皇帝出巡。

     林初戈唇角微挑,目光宛若流水滑过每一张恭恭敬敬的脸庞,触及那双漆黑如墨的眼,浮在她嘴边的笑意霎时隐没。

     男人穿一套黑色西装,自旋转门一步步走来,眉眼褪去稚气,更添几分成熟,丰神独绝,俊朗天成。

     她愣怔几秒,俯首垂眸混进人丛中,胸腔里的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嘈杂的人声搅乱了她的神经。他竟然回来了,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新任总经理就是他?

     林初戈心不在焉地想着,抬手随众人一起鼓掌。

     掌声响彻云霄,她却能分辨出皮鞋敲击地板的独特声响,那声音逐渐在耳边放大,越来越重,越来越近。

     一双黑色漆皮鞋不急不缓地掠过她的视线范围,林初戈抬起头,目送一言不发的男人与他的随从踱进电梯。

     身姿英挺的男人在电梯里转了个身,眼神似是不经意地落在林初戈身上,并未马上移开。

     她微翘起唇,歪头冲他抛了个媚眼。

     电梯门徐徐关闭。

     员工们同时松了口气,鱼贯进入公共电梯。有人小声抱怨新来的总经理架子大不亲民,立即有年长的职员训斥她不懂事,然后语重心长地告诫她,当众向她传授多年的工作经验。

     出电梯时,林初戈睃一眼发话的实习生,年轻女生眉目清秀,裹在套裙下的身躯也担得起那句“胳膊是胳膊,腿是腿”。

     她笑着回到办公室,埋头处理工作。

     一提起公关,人们便会联想到皮肉生意,但现实却并非如此,她整日与各大新闻媒体周旋,与企划稿件打交道。

     忙活一上午,下午还要开会,林初戈去食堂草草吃了顿午饭,拿着水杯去茶水间倒水。

     茶水间向外望便是阳台般的吸烟区,地上铺了一层抛光石英砖,泛着星星点点的雨迹,每一张黑色圆桌前都支着一把巨大的红色遮阳伞,好似这里不是办公楼,而是夏威夷海滩。

     正值午时,两个年轻男人立在偌大的吸烟区,其中之一是哈欠连天的陆江引,而另一个,莫行尧。

     林初戈啜饮一口水,在心中默念一遍男人的名字,放下水杯,扬起笑容穿过茶水间的后门,踏进吸烟区。

     “打扰了,莫总,”她掐着嗓子腻声细语,两条皓白的胳膊缠上陆江引的手臂,“我有事要找陆总谈。”

     陆江引吓得一抖,神志顷刻清明了三分,重重地甩开女人的手:“林初戈你吃错药了?!”

     林初戈置之不理,秀长的眼死死看住面前的男人:“莫总,就一会,可以么?”

     被问的男人弹了弹指间的香烟,漫不经心地扫她一眼:“请便。”

     他背过身去,一缕奶白色的烟雾自两指间飘来,转瞬被风吹散。

     陆江引说:“行尧,我的烟抽完,给——”一语未完,他就被林初戈连拉带拽地拖进茶水间。

     一关上门,她脸一沉:“陆老板,不打算解释一下?”

     女人变脸之快尽收眼底,陆江引忍笑道:“解释什么?你的前男友为何会成为你公司的老总?”

     “我也不知道。”他纯良地耸耸肩,指指身后紧闭的门,笑眯眯道,“你自己去问。”

     林初戈面无表情地望他一会,忽而娇滴滴地唤道:“陆总,公司哪个人不知道我和你有一腿,您倒好,什么都不告诉我。”

     她的声音很大,足够让门外的人听见。

     陆江引刹那间便敛容,多情撩人的桃花眼底并无笑意,难得正色一回:“林初戈,你别拿我当枪使。不管当年你们谁对谁错,我永远都站在行尧这边。”

     林初戈挑眉:“听说你们男人要成为兄弟,必须一起扛过枪、嫖过娼、同过窗、分过赃,你和莫行尧一同嫖过多少次才建立了这么铁的革命友谊?”

     “我真是闲得慌才会跟你废话这么多。”陆江引白眼一翻,转过身挥了挥手,推开门迈进吸烟区。

     窗外的天色阴阴沉沉,灰蓬蓬的雾笼着浑浊的天幕,像浮着尘灰吊子的深沟,滔滔地流向城市的尽头。

     下午一点,林初戈抱着一叠文件走进会议室。会议的主题是商讨公司未来的发展,室内坐满了卓信的高层,只有林初戈一个女人。

     她曾听人轻蔑地说起职场中的女人,稍有姿色的是高层的情人,居高位者背后定有靠山。好像在普罗大众眼中,一个女人若有点成就,那她一定和她老板上过床。出色的业绩就是确凿的证据,赖都赖不掉。

     好比她,林初戈手腕托着下巴,斜了眼对座的陆江引。大学毕业她进了这家公司,至今六年,因为莫行尧,她认识了陆江引,而陆江引恰巧是卓信的小股东,在公司和她说过几句话,于是,谣言四起。

     耳边萦绕着熟悉略显低沉的嗓音,她侧首,凝视着发话的男人,心里百感交集。

     她没想过他会回来,也不确定他是否还记得那些前尘过往。倘若他忘了,她却还抱着往事这块浮木不放,难免有些讽刺。

     会议一直开到傍晚,期间她一次也没发话,作用有如看板或花瓶,调剂众人疲乏的精神。

     收拾好文件,林初戈乘电梯下楼,视野前方的男人身形矫健挺拔,大堂昏暗暧昧的灯光像一勺蜜汁,淋漓地浇在她心头。

     她一面把车钥匙扔进手提袋中,一面迈步追上前,伸手拦住男人的去路。

     莫行尧居高临下地看她两眼,说:“林总监,有话请直说。”

     她微微一笑:“莫总能载我一程么?”

     “抱歉,”他脸上却窥不出一丝歉意,“我有约。”

     她沉默一霎,识相地让路。

     一阵挟着烟草气息的清风飘来,他目不斜视地同她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