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别城两日(1)
    85_85565莫行尧凝视着眼前的两个女人,下意识地捏紧手中的房卡:“你们怎么在这里?”

     林初戈微微笑着正待回答,方苓护鸡崽似的把她拉到身后,说:“这话要换我问你吧,陆江引告诉你我们要来阙城的?”

     莫行尧正眼都不瞧她,轻飘飘地朝林初戈投去一瞥:“房号多少?”

     “404。”林初戈握着行李箱的拉杆,绕到一旁走到他面前,“你呢?”

     “406。”

     眼见他们一问一答,视自己不存在,方苓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连身处在酒店大堂也顾不上,指着莫行尧的鼻子说:“我和初戈一个房间,你别想夜里来幽会她,陆江引上赶着做媒婆,我可不会当红娘。”

     她的声量不高,激动的神情却引得周边的几个陌生人纷纷侧目。

     莫行尧依旧不屑分与她一丁点目光,神色冷淡地掉过身,拖着黑色行李箱向电梯走去。

     滑轮咕噜噜作响,好似轮子在自己脸上滚了一遭,方苓摸摸*辣的脸颊,冲男人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她扭头对身旁的好友说:“我就是看不惯莫行尧那种高高在上谁都不理拽得要命的死样。”

     林初戈温声道:“我挺喜欢的。”

     方苓嫌恶地皱起眉:“我被你的长情感动得想吐。”

     林初戈兀自浅笑,不做声。

     两人各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挤进电梯,游人如蚁,空气稀薄得像是在多洛米蒂山脉。乘客们互相推推搡搡,挨挨蹭蹭,愈加显得电梯拥挤且窄小。

     人群中不时爆发出一声辱骂,电梯仿佛不堪负重,轰隆轰隆地呻-吟着。

     好不容易到了四楼,方苓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嘟囔道:“真要命。”

     林初戈一面摸出房卡开门,一面数落:“你平日里吃了那么多的炸鸡腿,肚子上一圈赘肉,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减减肥。”

     方苓嘁了声,一跃扑倒在床,抓起深棕色编织草帽扇着风,说:“我刚才想了一会,发现完全想不起来我高中时的男朋友长什么样,你却还对莫行尧念念不忘。”

     “你对他意见很大?”林初戈弯腰换上酒店的拖鞋。

     方苓赌气似的说:“我对所有带把的意见都很大。”

     林初戈了然道:“阿姨最近又让你相亲?”

     “嗯,生怕我一辈子无法持证上岗给她生外孙。”方苓沉沉地叹了口气,“你要还喜欢着莫行尧,我也不会阻拦你,但他要是再不声不响拍拍屁股走人,我一定会拿警棍把他捣成肉酱!”说到这儿,她表情变得狰狞起来,“打不过他我也要揍他一顿解气。”

     望着方苓清秀的面容,林初戈说不感动是自欺欺人,方苓和她认识二十多年,对她的家庭知根知底,却从未唾弃或怜悯过她。就像数日前陆江引说他永远站在莫行尧这一边,方苓也是永远无条件地给她撑腰。

     她突然有些词穷,唇瓣像用胶水粘合在了一起,一个字也吐不出,勉强扯起嘴角冲方苓一笑。

     方苓也娇憨地笑了笑,笑了一会,摸摸肚皮觉得能量消耗过多,鲤鱼打挺般坐直身体,捞起钱夹子,戴上草帽,下楼吃东西去了。

     林初戈蹲下-身打开行李箱,一件件地拿出衣服。

     室内静谧如迷,她合上皮箱,把箱子推到墙角边,忽而听隔壁传来一声巨响,接着静了几秒,咿咿呀呀的叫声钻入耳膜。

     她脸一热,意识到自己在听墙角,匆匆忙忙跑进卫生间里,摁亮了手机,才五点不到。

     青天白日的干这种事也不害臊,她气恼得很,这家酒店的隔音效果未免太愧对于“五星级”三个字。

     想到那标语,她在心中冷笑,日日夜夜奏着交欢的乐曲,即使没钱提枪上马,也能听着解解乏,还真是男人的乐园。

     手机冷不防地震动,来电人“莫行尧”,她按下接听键。

     “开门。”他低声说。

     她握着手机既不说话,也不挂断,温顺地听从他的指示出了浴室,忍受着那叫人面红耳赤的声浪,打开房间的门。

     莫行尧从头到脚扫视她,朗声说:“换双鞋,我们出去逛逛。”

     他的眼神仿佛也带着温度,她被他这么一看,双颊的热度更甚,整个人宛若一块奶糖,几乎在他眼皮子底下融化。

     她红着脸傻站着不动,他也不多说,捡起掉落在地的房卡,自然地握住她的手,将她拉进怀中,把一室的喧嚣声关在门内。

     莫行尧回房不久就听到了那淫-声-浪-语,在国外多年他早就习以为常,坐下来转念一想,她若听见必定坐立不安,便一边打电话一边过来敲门。

     他欣赏着她局促的样子,也没忘嘲笑她:“纸老虎。”

     他适时赶过来,她很高兴,却听不得他笑自己,心中喜怒参半,骤然推开他,眉梢含春地睖他一眼。

     “莫总不去忙您的‘公事’?”林初戈扶着门把,仿佛这样就能让她更有底气些。

     莫行尧单手插着西裤口袋,另一只手把房卡递给她:“那不重要。”

     “我更重要?”她握住半截卡,微热的指尖在他冰凉的手指上磨蹭着。

     她全然不见方才的窘迫,面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不过一刹,就变回了那个无时无刻不在勾引他的林总监。她近在咫尺,他却觉得遥远无边。

     “吃饭更重要。”他拂开她的手,想去掏烟盒又强忍住,右手在身侧缩成拳。

     林初戈笑着抬起右腿,白色拖鞋险伶伶地吊在脚尖:“我衣衫不整的,和莫总一起下楼不会折了您的面子?”

     莫行尧无意再同她耍嘴皮,不管不顾地拉着她朝楼梯走去。

     二楼供应自助餐,可僧多粥少,两人步行下楼时,公共餐盘中只剩下几块干瘪的奶酪蛋糕,被昏黄的日光照射着,使得那几块蛋糕失去了原本的吸引力。

     有些人吃得肚皮圆滚滚的,面前的餐盘仍堆满精致可口的食物;也有人满面油光,一边吧唧着嘴,一边抖腿,吃完了还意犹未尽地吮一吮筷尖。

     菜香、汗气、香水味一个劲地蹿进鼻中,餐桌上杯盘狼藉,地板上尽是烟头,好像他们走在夜市,而非所谓的高级酒店。

     环视四周并未发现方苓的身影,林初戈低头往餐盘中夹了一块蛋糕。

     “你想干什么?”他语气冷峭。

     她呼吸一窒,自己两手拿着东西能干什么。

     林初戈困惑地望向他,再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才惊觉她的身后站着一个中年男人,手臂高举在半空,手腕被莫行尧钳制着。

     男人的胳膊像泥鳅一样滑腻,粗着嗓子嚷了句“不干什么”,便挣脱他的手掌,飞速地混进人堆里。

     莫行尧怫然地望着男人的背影,回过头就见林初戈举着一块蛋糕,笑道:“这是奖励,张嘴。”

     他也不见外,就着她的手咬一口蛋糕,嚼了嚼,说:“难吃。”

     男人板着脸像吞石灰似的咽下嘴中甜腻的糕点,却不曾蹙过眉宇,她粲然一笑,瞟一眼蛋糕,又溜一眼他。

     吃了点甜食垫肚子,林初戈寻思着回房间,她执意要上楼,他也不阻止。

     那淫艳的哼声还未消停,像轮船的汽笛声,一声比一声急促,疑似渐入佳境。

     他们下楼到上楼,至多十五分钟,林初戈拣了把椅子坐下,讥笑道:“这男人真‘厉害’。”

     听在莫行尧耳中却是另一种意思,以为她当真是在夸奖墙那边的男人。

     他随手关上门,忍了忍,没忍住:“有我厉害?”

     即便是年轻气盛的时候,他也没有用自负的腔调问出这种幼稚至极的问题,她知道男人很看重女人如何评价自己的性能力,没想到他也不能免俗。

     林初戈伏在椅背上差点笑岔气,在一阵脆脆亮亮肆无忌惮的笑声里,他的脸色宛若牛奶里兑了墨汁。

     “年代太久远,我忘了。”左手宛若白丝绸带从椅背垂下,飘飘拂拂,她歪靠着椅子,有如一株攀附在椅上的春花,笑盈盈地看他,“莫行尧,你不觉得你的问题有损你清心寡欲的形象么?”

     他唇边浮起古怪的笑意:“我在你眼中是柳下惠?”

     她笑着摇头,忽而发觉一只手悄无声息地探进她衬衫里,他不知何时已立在她面前,她惊得一抖,慌忙按住他的手腕。

     他明知道隔音效果不好还乱来,有种故意同隔壁男人角力的意味。

     她心跳如擂鼓,强撑着笑容说:“莫总是想学隔壁的‘和尚’‘撞钟’?”

     “怎么,你不愿意?”他凉凉地俯视她,手指轻抚着她脖颈柔嫩的肌肤,在她耳边低语道,“你再三撩拨我,想看的不正是这种局面?”

     他右手穿过她腋下扶住椅背,左手握着她的右肩,双眼仿佛盈着一汪雪水,又冷又亮。

     清凉的须后水味像无形的绳子捆住她,她全身缩成一团,以近乎挂的姿势吊在椅子上,窥着他沉郁的面色,她抿了抿干燥的嘴唇,心生悔意。

     那厢停了,这厢总不能再唱起来。

     所幸莫行尧并未再歪缠她,扶正椅子,轻巧地松开两手,默不作声地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