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窈窕淑女(4)
    85_85565岱城连下了一周的阴雨,湿冷彻骨的天气赶走*的太阳,也赶走了烦人的缠郎。

     林初戈立在台阶上撑开雨伞,走两步就听见曲天歌用娇娇怯怯的音线说:“总经理,您没带伞,我的伞很大,我们——”

     “谢谢,不用。”

     枉费曲小姐一腔火热的爱意,他却不听人家说完。

     林初戈正想着,一道颀长的人影猛然蹿进伞下,俯就她的身高微微佝偻着腰,额前两三滴水珠,黑发略湿,几点雨随他的动作斜斜飞进来,溅落在她的衣裙上。

     她一面伸直手臂,一面故作委屈地叹气:“曲小姐一定恨死我了。”

     莫行尧轻声一笑,从她手中接过雨伞,与她肩并肩前行。

     林初戈说:“她那么喜欢你,你却这么绝情。”

     “我是向林总监看齐。”

     莫行尧确认四周并无陈之兆的身影后,瞟了她一眼,她今日仍是简单利落的套裙打扮,里面却穿一件低领圆口衫,薄薄的布料掩不住那深深的沟壑和姣美的弧线。

     阵阵凉风吹过,她瑟瑟缩缩抱住肩膀,遮住了盈然幽谷。

     “冷就多穿点。”他将她往怀中一搂,不管不顾地朝自己的车迈去。

     这几日下班他总会在她的公寓逗留一会,有时也会过夜,仅仅是过夜。

     他愿意当车夫,她也不客气,跨上车歪坐在副驾驶座上,汽车刚发动,隐隐听见一阵手机铃声。

     她从皮包中拿出手机,来电人竟然是柳怡然。即便过年过节她也懒得敷衍同事,虽存有柳经理的号码,但从没拨打过,柳怡然也不是开朗活波长袖善舞的性格,想来是公事。

     “陈之兆为了你和在一起五年的女朋友分手了。”哪知柳怡然一开口即是一声惊雷。

     林初戈嗤笑道:“为了我?这理由可真伟大。他想甩女人还要别人替他背黑锅。”

     “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都是事实。”

     “照柳经理的意思,我应该安抚他的女友并对他负责?怪了,你不是嚷着爱陆江引么,怎么陈之兆的感情-事也要一手揽下?”

     那厢沉默片刻,才听柳怡然说:“陈之兆虽不及莫总陆总他们有钱,但他的年薪并不低,而且品性相貌也不差。”

     “我很好奇陈之兆给了柳经理多少钱,你才会忘掉旧情心甘情愿替他做媒。”

     柳怡然不屈不挠:“如果你担心我的话,请放心,我已经不喜欢他了。”

     “真巧,我也不喜欢陈先生。”林初戈向身侧的男人投去一瞥,“我身边多的是比陈之兆优秀的男人,柳经理为何非得把他塞给我?我又不是扶贫办。”

     “你是指莫总?”柳怡然的语调诡异起来,“曲小姐时常说她以后和莫总结婚了要请我当伴娘——”

     林初戈面无表情地挂断电话,贝壳般齐整的指甲在光滑的屏幕上抓了一抓,音质尖利刺耳,她皱着眉将手机扔进皮包中。

     和他结婚,这四个字有如刀片割痛心脏,窒息与酸楚似水纹一道在胸腔蔓延,他应该听到了,却没有说话,而她难受得说不出话。不敢问他是不是真的,也不想问,他不愿意告诉她,又何必自讨无趣。

     莫行尧坐在边上,一字不漏地听着她们的对话,原本听到“扶贫办”,心中好笑,没想过话题一转,自己居然莫名其妙有了婚约。

     再看她攒眉低头的神态,显然是当真了。

     他松开方向盘,捏了捏她的左手:“你别听她胡说。”

     林初戈不吭声,扭头看向窗外,豆大的雨滴密密层层缀满车窗,什么都看不清。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他面色怫然,“你宁愿相信柳怡然也不信我?”

     他双眼黑沉似水,一眨不眨锁住她,英挺好看的眉毛却高高拧起。

     林初戈犹犹豫豫地开腔:“曲天歌总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吧,而且谁也说不清未来会怎样……”软弱消沉得不像她。

     莫行尧郑重其事道:“腿长在我身上,我若不想跟一个女人结婚,谁都强迫不了。”

     林初戈终于安心,嘴上却说:“可惜了,我还等着你家人签支票给我呢。”

     他微微一笑,重新发动汽车:“想要支票我签给你。”

     这条路来来回回行驶过多次,已驾轻就熟,薄暮时分,汽车抵达小区,两人同撑一把伞朝住宅区走。

     秋风寥戾,林初戈黑长的头发翻飞,发尾有一下没一下扎着他的颈项,莫行尧嗅着她头顶洗发水的香味,一垂眸便可瞥见绝妙至极的美景,百爪挠心。

     他不仅身担卓信总经理和林初戈的车夫两要职,还兼任她的私人厨师。

     厨房里,林初戈笑吟吟地斜倚着墙,观赏男人娴熟地洗菜切菜,一举一动性感诱人,只差头戴一顶白高帽,腰系一条白围裙,演一出风花雪月美食剧。

     她嗜甜,饭量却不大,他愿意露一手展现厨艺,她就点了一道糖醋排骨。

     艺术品般的两只手于鲜红猪肉与翠绿青葱间穿梭,肉已下锅,再添糖添醋,不一会,酸甜的香气四溢。

     他一本正经的神气看得她心痒难耐,娇滴滴地一笑:“莫总真是贤夫良父,打从我搬进这栋公寓起就没用过厨房,这寸土倒在你手上开了苞。”

     她有意无意咬“苞”字的重音,仿佛话语里包含无限暗示,莫行尧动作一顿,复又握紧刀柄,说:“你少和方苓来往。”

     “那你也别整天和陆江引鬼混在一起。”她轻笑,“敢问莫总,有多少女人有幸尝过您做的饭?”

     “我从没带过女人回家。”

     林初戈略一挑眉,黑白分明的眼看住他:“哦,意思是通常在外面解决?”

     他唇角微翘,趁她不留神,将指尖的陈醋涂在她脸上:“你想问什么可以直接问,不要拐弯抹角。”

     她不满地瞪他,手背胡乱地擦拭脸颊,嘴硬道:“我不想问什么。”

     林初戈掉身出了厨房,一分钟后,拿着睡衣从卧室出来向浴室走去。

     菜已出锅,莫行尧端着碗筷走到客厅,坐在饭桌前等待她,等待半个小时,饭菜热度被空气吸食,她也未从浴室里出来。

     他踌躇几秒,起身踱向浴室,不声不响地打开浴室的门。

     立在花洒下的女人并没发现有人进来,身躯光裸莹白,只着一件黑色蕾丝底裤,她蹙着眉曲着胳膊扣胸衣的背钩,灯与影更衬得她曲线玲珑曼妙,双腿纤瘦白润。

     同背钩奋战许久,好容易才扣上,勒紧肩头的细长带子悄然一松,林初戈本能地双手交叉捂在胸前,温热的气息喷撒在后背,她惊觉浴室里多了一个人。

     她又气又恼:“你进来干嘛?!”

     他不搭腔,耽溺于她洁白细腻的颈项,轻柔连绵地吻。

     他的唇从颈边滑至肩头,手自腰间溜至胸口,握住丰盈娇软的白鸽,与他掌心的弧度格外贴合,惹人怜爱,惹人低叹。

     林初戈心里还记着一笔账,忍气吞声任他揩油,单手绕到背后,凭着记忆摸到花洒的开关,嗞啦一声惊醒梦中人。

     冰冷的水流劈头盖脸地浇下,莫行尧眯起眼,怔忪地揾了揾*的脸,短暂的疏忽,他的头发衣服全湿透了,衬衫底下腹肌的形状暴露得淋漓尽致。

     林初戈关上水,笑得狡黠:“消火降温。”

     男人的眼眸像夜色那般黑,沉着脸看她一会,忽然转身走了出去。

     她哼地笑起来,迅速擦干身体,穿上睡衣,出了浴室。

     莫行尧恰好从卧室出来,已经换了一套干净的灰色西装。她正想逗弄他,他却目不斜视地绕开她,大步迈出玄关,嘭地摔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