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风波迭起(4)
    85_85565腹部剧烈的痛感渐渐消退,林初戈同他大眼瞪小眼,看了彼此一会,她忽然笑盈盈地说:“公平点,我让你摸,你也得让我摸。”

     俨然女流氓附体,林初戈等不及他回答,在他结实精瘦的腹肌上摸了几下,他上身只穿一件白色丝光衬衫,虽隔着一层布料,却实实在在感受到肌肉板硬的手感,像城墙,又不似城墙平坦,时而凹陷,时而凸起,一块块均匀分布如一板巧克力。

     她由衷地叹道:“好硬。”

     莫行尧脸色微变,按住她瘦棱光滑的手臂,两掌包住她冰冷的右手,用体温帮她取暖。

     林初戈后知后觉醒悟,这简短的两个字背后的意义深远无穷。

     床头柜上的手机嗡嗡响,莫行尧拿起睃一眼屏幕,递给了她。

     未储存号码,林初戈踟蹰一秒,接通电话。

     电话那端的人劈头盖脸便是长长的一段话:“林初戈是吗,你未必记得我是谁,我就不多此一举说名字了。提到卢令路,提到徐永南——也就是我爸,你或多或少能想起一些事来吧?我爸当年送给你们母女的那套房子能还给我吗?”

     清清脆脆的音质像校园老式的下课铃,铃铃铃一直响不停。

     林初戈听见女人的这番话,第一个念头竟是想对他解释,害怕他会误解,然后冷脸相待。

     她莫名地感到悲凉,古时女子地位低下以夫为天,时时刻刻看丈夫的脸色行事,整日思虑着如何讨丈夫欢心,为一个男人同其他女人勾心斗角争风吃醋。若将一切归咎于时代,那今时今日女人无需依附男人,为何她会惯性地将自己摆在低下的位置,无时不在揣摩他的心思,生怕他会不高兴。

     她愣神,听筒另一端的徐小姐以为她舍不得吐出那套房子,也是,到手的钱有几个人愿意送回去。

     徐小姐清了清嗓子,语气不善:“那套房子本来就是我们家的,我爸看你妈可怜才送给她,现在你母亲已过世,而我家——”突兀地停住,再开口时,女人越发地不耐烦,“总之请你把房子还给我。”

     林初戈说:“请问徐小姐在哪?我们现在见面吧,证件我都带过去,需要办理手续的话我也一起去。”

     女人一哽,没想过她会这么爽快地答应,报出地点后便掐断电话。

     林初戈从床上起来,翻箱倒柜地找房产证,一个字也没和莫行尧讲。

     他枯坐在床边,从他的角度只能望见她尖尖的下颌,弧线让人沉醉。

     他等待一会,等不来她的解释,心中翻腾的恼意像吸了水的海绵,沉沉闷闷地压在胸口。

     想起在阙城时她把钻戒还给他,他终是沉不住气发问:“为什么要收下其他男人的东西?”

     林初戈脊背一僵,倘若他们之间一点信任也没有,往后该怎么走下去。

     她低头把证件细细检查一遍,从柜子底下抽出一个公文袋把文件一股脑塞进去,说:“收下房子的人是我妈,徐永南也的确是因为林雅季才会劳神破财,他年轻时追求过她,但他太穷,林雅季那时风光无限怎么瞧得上他?后来两人境况颠倒,徐永南发迹,听闻她的处境一落千丈,同情她便慷慨解囊。”

     指甲在公文袋上刮了一刮,她自嘲地笑:“我妈过世,房子由我继承,我曾想把房子还给徐先生,他不收,现在呢,房子还是要回到他的手中。不是我的永远都不会是我的。”

     “徐先生是个不错的男人。”他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没有落井下石。”

     林初戈嗤笑,顺着他的话头说下去:“是呀,有情有义,相貌俊朗,还比我妈小上几岁,比那些见一面就要收我做干女儿的男人好太多。”

     那杯糖水已经凉了,莫行尧起身端起水杯,走到厨房把糖水倒进水槽中,杯底沉淀着斑斑点点的红色残渣,他打开水龙头清洗干净,拿着杯子回到客厅,又泡了一杯滚烫的红糖水。

     林初戈手肘搭在餐椅背上,似靠非靠斜倚着椅背,一眨眼,面前多了一杯红糖水,丝丝袅袅地冒着热气。

     她接过喝了一口,掌心紧贴着杯壁,斜斜唇角:“莫总,如果我是林雅季,而你是徐永南,你会帮我么?”

     他未曾迟疑:“会。”

     “那如果你已经结婚了呢?”

     “……我会先征询我妻子的意见。”出于对另一半的尊重,但他的妻子只会是她,这样的假设太古怪。

     她笑:“所以我才喜欢你。”

     他耳根一时火辣辣的,手指揾了揾耳垂,不自主地翘起唇,拉开椅子在她对面坐下。

     林初戈喝完红糖水,无所事事地摇晃着水杯,杯底的沉淀物不受控制地倒向左边,再随着她的动作倒向右边,循环往复。

     “徐永南背着他妻子给林雅季买房,他妻子知道后,就来家门前闹,附近有个公园,于是一群人嗑着瓜子观看两个女人对骂打架。相形之下张助理多么幸运,公司至少有保安。”

     那天没有一个街坊邻居上前拉开她们,她从学校回来见到的是她母亲一身灰尘,蓬头垢面扯着嗓子坐在门前嚎啕,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的姘头刚下葬。是谁说的,眼泪是女人的武器,但这武器并非对所有人都有效,很多时候只是徒增笑料,给别人贡献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位徐小姐找过她一次,刚上初中的女生在闹市指着她鼻子骂贱人,拿她出气后就走。于是在大众眼中,林初戈又多了一个身份,小三的女儿,她百口莫辩。

     有了新洋房,她母亲索性把男人往家里带,省去大笔开房费。对她来说,却是一场噩梦。

     林初戈说:“莫总,劳烦你临时充当司机,送我去卢令路。”

     “好。”莫行尧浓密如翼的睫毛不住地扇动,心像泡在黄莲水中,味蕾苦涩不堪,他笨拙地安慰,“都过去了。”

     她嗯了声。

     两人驱车去卢令路,那套洋房莫行尧虽只去过一次,但毕生难忘。他甚至想,如果他没有挑那一天送她回家,他们的人生兴许会是另一种景象。

     远远看见破败灰暗的楼房外立着一男一女,莫行尧先下车,绕到右边打开车门,扣住她的手掌扶她下车,一同向那对男女走去。

     金黄的路灯光被光秃枯瘦的树干剪碎,疏疏朗朗落在她的头顶上,像无数的星光。

     男人两鬓斑白,形销骨立,嘴唇干裂渗着血丝,他身着灰白外套和同色长裤,直挺挺站着,仿佛是一根矗立不动的白石柱子,与林初戈记忆中的徐永南大相径庭。

     见到她,徐永南挠了挠后脑勺,吞吞吐吐道:“……公司资金周转困难,我——”

     “徐先生,这套房子本就是你的东西,你想收回去也理所当然。”林初戈将手中的公文袋递给年轻女人,“徐小姐,如果你明天有空的话,我们约个时间一起去办理手续。”

     徐小姐爱理不理,只鼻子里哼一声。她长着一张阔脸一双细眼,瞥见林初戈身旁衣着华贵的男人,眼梢郁郁地酿出一股哀怜幽怨。

     她扭脸上上下下地端量林初戈,好奇道:“林小姐继承了你母亲的衣钵?”

     “徐小姐,”莫行尧说,“说话请放尊重点。”

     男人目若寒潭,眼风阴凉凉地扫来,仿佛走在南方冬日连绵的霪雨天,彻骨的冷自脚跟蔓延。徐小姐强装镇定,错开眼退后几步。

     徐永南拿眼剜女儿,她视而不见,喟然长叹道:“长得漂亮就是好,生前有人为你出头,死后有人帮你立碑。林小姐还欠我爸一块墓碑的钱,不打算还么?”

     林初戈自知理亏,让她三分,她却得寸进尺。

     宛若有把手术刀在腹中乱搅乱捅,抽痛无休,林初戈攥着衣摆,顾不上莫行尧会如何想,反击道:“只能怪徐小姐母亲的基因太差,拖了你长相的后腿,与其冲我撒气,不如把房子卖掉拿着钱去整容,一大把男人争抢着帮你立碑。而墓碑钱,十年前就还给你母亲了。”

     她说完,扯了扯莫行尧的衣摆,小声道:“我们回去吧。”

     他点头,不再看徐氏父女一眼,同她转身。

     昔日人声鼎沸的地段如今已成亟待改造的老城区,残垣断壁,凄凄凉凉似坟地。

     她仿佛看见女人们聚在公园围坐成一个圆圈,手拿芭蕉扇扇风,边嗑瓜子,边痛批她母亲有多么骚,多么伤风败俗。

     夜色冥冥,轻云薄雾,月亮小而圆,像民国初年的银币,跟随他们移动,移到汽车旁。

     待她系好安全带,莫行尧问:“你母亲的后事都是徐永南一手包办?”

     “不是。方苓父母帮了我不少忙,徐永南倒是想帮我,他妻子不同意,那时我刚上大学,害怕她来学校闹,就把徐永南送给林雅季的东西全都送到她手上,只剩这套房子搬不动。第二次去徐家时,他们搬了家……好在明天就能物归原主。”

     他幽幽地道:“你身边的男人赶不尽杀不绝。”

     “也许老天爷是公平的?”她竟有心情开玩笑,“我从小没父亲,所以无数男人上赶着要当我爸。”

     那些追求她母亲的男人看似出手不凡,但送的都是珠宝首饰,若卖掉必须打对折,林雅季还要买洋房,出行要有私人汽车,隔三差五出国,那些大小姐参加茶会舞会的衣服都不重样,一件晚礼服不能穿两次,又是一大笔钱。

     可母亲居然会留给她一笔存款,数额不小,尽管她至今未用过分毫。

     车窗上倒映着月亮,林初戈看着这团模糊的白影子,心想,母亲恨她,也爱她吧。。